> 正文

财富来了:港股淘金你准备好了吗

2014年04月23日 08:58:40 来源: 深圳卫视
分享到:
 

    港股上市公司的股价极有可能剧烈波动。

    “业绩披露往往会引发港股上市公司的股价波动,业绩大增的公司会受到市场追捧,但业绩下滑甚至亏损的公司,单日的跌幅可能高达20%以上。”投资港股多年的股民张腾表示,在香港资本市场,价值投资的理念深入人心。

    价值投资理念的贯彻执行,离不开一支成熟理性的投资者队伍。港交所的年度“现货市场交易研究调查”显示,机构投资者在香港资本市场的成交额占比高达61%,与A股个人投资者80%以上的成交额占比截然相反。

    投资者结构的显著差异,造就了浙江世宝A股和港股之间悬殊的溢价水平。截至上周五收盘,浙江世宝的A股报价为每股19.82元人民币,较该公司每股4.08港元的港股报价,溢价约6倍。

    净利润连年下滑是浙江世宝难以获得港股投资者青睐的关键因素。继2012年净利润同比下滑36.1%后,这家主营汽车零部件的上市公司在2013年的净利润再次同比下滑32.31%,糟糕的经营状况使得港股投资者不得不谨慎参与。

    “浙江世宝的流通股较小,加之港股为T+0交易,跟风盘有出逃时间,参与港股的机构投资者买进后,卖出相对困难,因此该公司的港股股价较低。”中金公司一名港股策略分析师告诉记者,在港交所,相对大盘蓝筹股,中小盘个股的估值水平普遍偏低。

    未来6个月内,当“沪港通”正式启动后,借助双向交易统一的人民币结算方式,类似浙江世宝这样两地挂牌的上市公司,其A股股价和港股股价有望渐趋一致。

    然而,由于上交所和港交所交易时段的细微差别,两地挂牌的上市公司又将遭遇信息披露公平性的挑战。

    相较于上交所,港交所目前的交易时段更长,每个交易日都多出了一个半小时的交易时间。在上交所闭市后,按照法定程序,两地挂牌的上市公司能够进行信息披露,如果此时港交所尚在交易时段,那么港股投资者便可捷足先登。对于资金实力不足50万元,无法参与“沪港通”交易的散户投资者而言,制度不公难以避免。

    对此,申银万国营运总裁黄炽强表示,如果沪港两地出现相同产品,交易时段的不同或会带来一定的风险,长远来说,两地股市的交易时间需要重叠。上周五,证监会也表示两地挂牌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时段将同步。

    四两如何拨千斤

    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化,港交所的多空机制相对成熟,衍生品种类繁多,港股股价的多空博弈也因此更为复杂。

    4月11日,受“沪港通”开闸的消息影响,中国平安的港股股价大跌4.95%,股票成交金额高达31.26亿港元,同时,相关认股权证的交易额为5.25亿港元,牛熊证的交易额为0.56亿港元。中国平安的股价异动,合计带动了近40亿港元的资金交易。

    中国平安港股的异动源自该公司港股和A股的股价差异。截至上周五收盘,中国平安的港股报价为每股60.05港元,较该公司每股39.57元人民币的A股报价,溢价约21%。

    虽然存在明显价差,但中国平安亮丽的业绩表现仍使得部分港股投资者看多后市。今年一季度,该公司实现保费收入1079.9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16%。

    由于中国平安的股票价格相对偏高,为规避风险,借助认股权证和牛熊证的杠杆作用,看多后市的港股投资者实现了“四两拨千斤”的投资效果。

    所谓认股权证,在香港资本市场又被称为“窝轮”,分为认购权证和认沽权证两大类。只需支付少量资金购买认股权证,持有人便有权在未来以预订价格买入或卖出特定数量的相关资产。

    牛熊证的交易原理类似于认股权证,但增加了“强制回收机制”,一旦股票价格触及回收价,牛熊证的投资也就以失败告终。

    以异动当日成交量最大的“平安法兴四八购C”为例,该认股权证为认购权证,到期日为2014年8月4日,行权价为每股66.88港元,实际杠杆比率为6.5倍。

    换句话说,如果中国平安的股价在到期日高于每股66.88港元,那么该权证持有人将实现盈利,反之则仅损失购买认股权证的少量资金。

    对比认股权证和牛熊证在4月11日的成交额不难发现,相当一部分港股投资者看多中国平安的后市表现。当天,认购权证的合计成交额为4.91亿港元,而认沽权证仅为0.34亿港元;同样,牛证的合计成交金额为0.33亿港元,熊证仅为0.23亿港元。

    中金公司研报显示,认股权证和牛熊证是港交所最活跃的两大衍生品种。在港交所的总成交额中,普通股票占比最大,为76.5%,其次是认股权证和牛熊证,分别占比11.2%和7.9%。

    此外,香港资本市场还提供融资融券、个股期货和个股期权等诸多衍生品交易,完善的多空机制将促使热衷于概念炒作的内地投资者更为关注个股的内在价值。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在变幻莫测的香港资本市场,退市风险就如同一把悬在投资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仅去年一年,港交所的退市公司数量就多达74家,约占港交所上市公司总数量的1/20。由于采用了非量化的退市标准,港股上市公司在退市前缺乏预警信号,也不会如A股上市公司一样,因经营亏损而被冠以“ST”的风险警示标记,因此港股的退市风险更加难以识别。

    实际上,港交所内不乏每股股价低于一港元的“仙股”,相关上市公司大都连年亏损,退市风险极大。内地投资者习惯了A股市场“麻雀变凤凰”的垃圾股炒作,若将此风带入港股,未来或将蒙受惨重损失。

    在港股市场,即便公司未亏损,有可能因控股股东的私有化操作而“主动”退市,如阿里集团2012年进行私有化,就使得旗下的B2B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最终从港交所摘牌。

    阿里巴巴于2007年登陆港交所,发行价为每股13.5港元,融资额约120亿港元。上市不久,该公司股价一度涨至每股41.8港元的历史最高点,随即便陷入漫漫跌途。2012年2月21日,在阿里集团宣布私有化操作的当天,该公司股价仅为每股9.25港元。

    为保护投资者利益,港交所明确规定了上市公司的退市程序,拟退市公司的退市计划需在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面对重重阻力,阿里集团提出了每股13.5港元的私有化注销价,远远高于当时的阿里巴巴股价,以赢得投资者的理解和支持。

    尽管部分权益受损的小股东并不买账,但在随后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八成以上的阿里巴巴股东还是对这一退市计划投了赞成票。

    “阿里集团的私有化操作,意味着高位接盘的投资者再无回本的可能。”华泰证券分析师王明忠表示,截至2012年一季度,阿里巴巴的经营业绩尚可,虽然主要财务指标有所下滑,但仍旧实现了3.39亿元人民币的净利润。

    不过,在阿里巴巴的私有化退市过程中,阿里集团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支付了合计高达190亿港元的私有化资金。

    私有化退市并非阿里巴巴的专利,部分港股上市公司估值偏低、融资能力欠佳,私有化退市反而能够帮助其摆脱繁琐的信息披露机制,节省上市维护成本。早在2011年,主营房地产业务的复地集团便以每股3.5港元的价格在港交所实现了私有化退市,合计支付资金约26亿港元。

    退市风险仅仅是内地投资者“淘金”香港资本市场的雷区之一,面对截然不同的市场环境,投资理念的对接或许比交易通道的联通更为重要。(文字来源:每经网)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8391264217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