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新青年对话·丁宁
2018-04-09 10:16:52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访谈实录

  问:你打比赛也会紧张焦虑么?

  答:我也是人啊。虽然我拿到过很多成绩,但我也是一个正常人。所以我觉得所有情绪发生都很正常,你应该接受,不应该觉得不正常。只要你渴望胜利、想取得冠军,你想战胜对手、战胜自己,你就必然会紧张。

  问:理想的男友类型?

  答:我觉得我并没有一个固定的、理想男友类型。这是要随缘分的,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到。我觉得双方都要相互有感觉,并且觉得合适。

  问:你是一个很独立自主的人么?

  答:可能我是那种在最后下决定的时候自己能够非常坚定的人。但很多事情在一开始的时候,我都会询问大家的意见,父母也好、朋友也好。我会综合大家给我的一些信息,然后自己才会冷静下来想一想,做出一个决定。不是一上来就很果断,认为这件事情就这么干,就是完全按照自己想法的一个人。

  问:“男孩子气”下其实是一颗“少女心”?

  答:少女心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的性格其实很害羞,只是没有太展现给大家看。但是,跟我特别熟的人就会发现,有的时候,我是特别害羞和保守的一个人。

  问:做过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是什么?

  答:最重要的决定就是一直坚持这项运动,一直坚持,没有放弃。

  问:哭得最惨的一次是哪次?

  答:哭最惨的一次就是12年的伦敦奥运会,当时不光是哭得惨了,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我在场上的那个状态。22岁还是非常年轻吧,也是第一次站在奥运会单打决赛的赛场上。从现在再去往回看,当时自己确实是有很多方面做得不够好。

  问:现在和张怡宁联系还多么?

  答:还是会经常联系。她和郭焱姐都是北京队当时的大队员,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们,我觉得在她们两个人身上,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宁姐是我的偶像,一直是我在乒乓球这个领域非常崇拜的一个人。但是现在可能跟原来不一样,跟她沟通的范围会越来越广,话题也会越来越多一些。

  问:退役以后做什么工作?

  答:从我五岁开始打球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完成了自己所有的梦想。未来的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样的事情,或者是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我也会再慢慢地思考,自己还没有下一个最后的结论。应该说,乒乓球所赋予我的很好的东西,我希望自己能够把这样的精神和想法,包括看待或者处理事情的一些经验,都能够运用到自己未来所做的事情当中去。

  问:“大宝贝”的由来?

  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些比我大的粉丝,就是所谓的“姐姐粉”。她们可能把我当成宝贝一样,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或者是因为我的小名叫“宁宁”,这个名字其实也是宝贝的意思。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亚娟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463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