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一个博士“戏痴”在“流量时代”的绝地反击 | 新青年·翟天临
2018-07-16 12:38:45 来源: 新华社微信公众号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翟天临:青年演员,北京电影学院博士,代表作《白鹿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等。

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

他用12年修炼出一身“毁容式”演技;

从《心术》到《白鹿原》,

他拍戏不多但被誉为“中国好演员”。

“翟男”是他的生活,

“戏痴”是他的态度,

在流量满天飞的“圈子”里,

他却拒绝“两年拍七部戏”。

“真正的演员,

无法接受演技上的失败。”

从免费拍戏被拒到获得观众认可,

他用行动证明,

演技回归的时代终会来临,

走过而立之年,

他立的是不可替代的自己。

新青年第28期

邀请青年演员

翟天临

告诉你演技如何一直“在线”

 《人生的价值在于你的不可替代性》

  演讲 翟天临▼

大家好,我是青年演员翟天临。很开心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受邀来到这个舞台上,跟青年们聊一些属于我们青年的一些独有的浅显的想法。

  前几天,我听到一句话觉得特别有意思,说,“你的报酬不是和你的劳动成正比,而是跟你劳动的不可替代性成正比”,我觉得这句话挺有意思的。然后,我就上网去查了一下,发现这原来是《资本论》里面对于价值和价格的基本概念。

  前几天我又看到了一个视频,是关于下岗的。有一个城市,大家都有收费站,结果科技发展了,取消了所有的收费站。这是好事啊,对于百姓来讲,造福百姓,也缓解了道路拥堵。但是对于收费站的人来讲,对于工作人员来讲,那就惨了。然后,他们就找到领导,去抱怨。

  我记得视频里面有一个大姐,她站起来说,“我今年46岁了,我把几十年的青春都送给了这个收费站,我不会再学别的了,我也很难再学会别的了,我怎么办?”听到她说这句话之后,我觉得很心酸,我也确实为她感到委屈。

  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夺走了她的工作?再反思我作为演员的这个工种,我刚刚从学校毕业的时候,作为一个新人,大家是很难的,举步维艰。那个时候没有什么流量,也没有观众认识你,更不用说所谓的市场。

  我记得当时看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剧本,特别想演,然后就鼓起勇气去找这个制作人。我说,“我想演您这个戏,我能演好,给您半价行不行,能让我演吗?”他说,“不行。”我说,“那我打一折行不行,您意思意思我就给您演了,行不行呢?”他说,“不行。”我说,“这样吧,这个角色我不要钱,我免费给您演,只要让我演怎么都行,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行不行呢?”他考虑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我们已经有要花钱邀请的人了。”

  我是一个挺各的人,心态也还算不错,这件事情当时确实让我难受了两分钟。但过了这两分钟之后,我突然又理性地想了一下,如果把我换作这个制作人的话,我可能会跟他做一样的选择。

  为什么呢?因为对于我们演员这个职业来讲,它确实是需要市场的。它需要观众认可我们,需要我们花很长的时间给予观众一种信任感。而这个信任感,是需要你孜孜不倦地努力,一个作品一个作品去建立起来的。而且,这种信任感一旦被破坏,想要再次建立起来非常难。而我没有花时间,没有经历过这个过程,所以我就不具备拿到这个角色的不可替代性。

  我大学的老师王劲松老师,他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做演员这个行业,整个过程你们会不断地失去很多东西,但是不管你们失去什么,最后要保留你的自信,因为如果你连你的自信都没有了,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我觉得每个人在青春的过程当中,都有很多诸如此类的困扰、困难,还有窘迫。也恰恰是这种窘迫,可以让我们更加有动力去完善自己,让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更强的自己,更加具备不可替代性的自己。青春就是这样,不是吗?

  有一个晚清著名的国学大师叫王国维,我非常崇拜他。他在他的作品《人间词话》里面,把人生分为了三个阶段。他是这么说的,“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王国维的“人生的三个阶段”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他让我明白,迷茫是正确的,努力的时候就必定要咬着牙。还有就是,当你撑不住的时候,只要你坚持,就一定可以成为最好的自己。

  我也知道,作为一个演员,最后拼的就是文化,还有审美。这两点铸就了我们与别人的不同,铸就了我们的独一无二性,最后铸就了我们的不可替代性。当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我花了12年的时间,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电影这个专业。并不是因为读书可以给我带来什么更好的社会价值,给我什么更好的名望,仅仅是因为我知道,我是一只“笨鸟”,我需要更勤奋一点、再勤奋一点。

  今年我好像就要毕业了,如果幸运的话。所以,我知道学习是我终生都要去做的事情,一直到我人生的最后一刻。所以,让我欣慰的是,通过这些年的努力,我也在自己的行业里面,拥有了些许的不可替代性。

  非常荣幸能够站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希望我们年轻一辈都能够一起携手努力奋斗,成为更好的自己,成为能够被别人需要的自己,成为那个具有不可替代性的自己,谢谢!

 

在翟天临眼中,

怎样才能被称为一个好演员?

他把自己定位成“学霸型”演员

还是“努力型”演员?

《白鹿原》和《军师联盟》

拍摄体验有何不同?

为什么他两年只拍了这两部戏?

  专访 翟天临▼

  问:您想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什么?

  答:我选择的主题是“人的价值的体现在于你的不可替代性”。之所以要跟大家分享这个主题,其实我觉得人生当中,青年阶段是我们常常会遇到一些迷茫的阶段。

  问:您是“学霸型”演员还是“努力型”演员?

  答:我觉得我比较笨,然后一直读书读到现在。我只能说自己是一只“笨鸟”,应该早一点飞,或者是比别人多飞一点。但是我通过学习之后,提高了自己的审美。很多东西都在被重新定义,随着你知识的累积。我读书不是为了获取更好的社会价值,也不是为了证明我的社会地位,或者是给我带来更高的学历,好的口碑,都不是。它仅仅是一个求知的过程。所以,我读书没有那么多的企图心。

  所以,我就没想过什么“学霸型”的演员,如果硬要说它跟我的表演有什么关系的话,我觉得它就是提高了我的审美。另外的话,我觉得演员最后拼的就是文化和审美,这将让我变成和别人不一样的我,并且铸就一个不可替代的我。

  问:您觉得怎样才能被称为一个好演员?

  答:我光在电影学院学习电影这个门类就已经学了12年了。演员是一个研究人的行业、工种,它就离不开对人性的认知,而对人性的认知,又离不开对自我的认知,首先要知道“我”是谁。提高对自我的认知,又跟三个方面有关系:你走过的路,遇到的人和看过的书。所以,如何去做一个好演员,我无法去回答你,但是我知道方向在哪儿,如何去努力。我可能一直会努力到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

  问:《白鹿原》和《军师联盟》拍摄体验有什么不同?

  答:接拍《白鹿原》和《军师联盟》,当然这两部作品都是我们中国在文坛上最顶尖级的作品了。所以,首先对我而言,剧组能够邀请我,我认为对我是一种认可。这几个作品花了很长的时间,我花了两年的时间,在如此快的市场上拍了这两部戏,也代表着我作为一个年轻人对于文字的审美水准,代表着我作为一名演员,认为我在这个职业当中能为个行业做的一些责任。

  优秀的文字,是可以赋予角色非常大的魅力的,年轻的演员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你接什么样子的戏,代表了你作为一个年轻演员的审美,你能够给社会传达出怎样的文化。

  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去完成这两部伟大的作品。但是,这个时候市场也流行流量和天上飞来飞去的戏。当然,我们不是说那些题材不好,只是说离地气、离人民越来越远,离我们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远。

  那段时间,我记得有一个非常好的大哥哥,孙淳老师,也是一个伟大的表演艺术家。他跟我说要自信,但同时知道自己是谁,不管世界、外界的市场如何变化,大喊一声“你改变不了我”。我的审美就放在这,这就是伟大的自我意识的体现,我就是靠着这口对审美的自我笃定而撑过去的。

  问:您觉得新青年应该是什么样的?

  答:新青年一定要与时俱进,懂得创新,因为创新可以让自己处于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还有一个就是,如果你创新的话,不容易被淘汰。还有索求新的知识,永远不要放弃对知识的渴求。我引用鲁迅的一句话吧:“不要问你现在想要什么,只要问你现在能做什么。”

有人说他“戏红人不红”,

他欣然接受,

说塑造角色才是演员该做的事情。

有人说他是“学霸”“博士”,

他一笑而过,

说学习是为打造独一无二的自己。

“世界原是大戏台,

我是灯光下的影子;

戏台本是小世界,

我是人群中的过客。”

不要问你现在想要什么,

只要问你现在能做什么。

新青年,与众不同。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慧
一个博士“戏痴”在“流量时代”的绝地反击 | 新青年·翟天临-新华网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142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