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联合国的中国女孩:幸好,我没有错过非洲 | 新青年·陈皓
2018-09-03 09:09:18 来源: 新华社微信公众号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陈皓: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署执行主任特别助理,负责亚太和中东地区政策建议,已在肯尼亚内罗毕工作生活六年。

这片土地还未被发现,

它依旧是未知。

它只是刚出现在别人梦想中而已。

——柏瑞尔·马卡姆《夜航西飞》

动物、草原、峡谷、沙漠,

贫穷、饥饿、疾病、犯罪,

如果你对非洲的想象仅限于此,

不妨找机会踏上这片神奇大陆。

它孕育了人类文明,

也繁衍着万千物种。

它目睹过消亡,

也见证着新生。

2017年12月,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陈皓主持联合国环境大会高级别会议开幕式。

得知要去非洲工作那天,

她没有丝毫怀疑和犹豫。

与蓝天白云一见钟情之后,

青春从此和这里紧紧相连。

短短100来年,非洲象锐减了96%,

平均每15分钟,就有1头遭到猎杀,

这样下去,十多年后就会彻底灭绝。

她没有也无法保持沉默,

开始和很多善良的人一起,

用行动抚平这场“象牙之殇”。

自2017年12月31日起,

中国全面禁止象牙销售,

彰显出大国责任与担当。

“如果地球病了,

没有人会健康。”

从目睹伊拉克的硝烟把羊群染成黑色,

到见证塞罕坝林场成为世界生态瑰宝,

她说自然环境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

不会停止为更美好的世界奔跑呐喊。

新青年第35期

邀请“联合国女孩”

陈皓

和你聊聊非洲那些事儿

《幸好,我没有错过非洲》

  演讲:陈皓▼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陈皓。

  今年是我在肯尼亚常驻的第七年。很多人听到我在非洲工作,都会问我:“你怎么在那儿工作?什么时候去欧洲、去美国?”大家想到非洲,脑海中可能浮现的是贫穷、饥饿、疾病,甚至是犯罪。而我所经历的非洲,是辽阔的草原、人们的热情和这片大陆无穷无尽的活力。

  我还记得七年前,刚刚抵达肯尼亚的那个下午,天特别蓝,云彩就像棉花糖。那一刻,我和这片红土地一见钟情。

  我是一毕业就进入联合国工作的。2011年的秋天,还是实习生的我,在梅地亚中心二楼,戴着蓝牙耳机,正在风风火火地协助办一场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喂,请问是陈皓吗?我是你联合国环境署总部的同事,请问你有没有兴趣来内罗毕(总部)工作?”“Are you serious(你是认真的吗)?”我心中一万个yes飘过。

  短短的六个月一晃就到期了。这个时候,又一扇门朝我打开,环境署新闻办公室的主任邀请我加入他的团队。能跟这么优秀的团队一起工作,我特别开心。当天晚上,我吃了两块儿肯尼亚当地的传统主食Ugali。

  在做新闻官的那四年,我被赋予了更为重要的职责。那几年,非洲大象的数目急剧下降,而主要原因是象牙消费市场庞大,获取象牙的主要手段是偷猎、杀死大象。我们和国际刑警组织一起,将科学的数据转化为政策建议,呼吁成员国打击非法贸易,也针对民众开展了密集的宣传,呼吁他们改变消费野生动植物制品的习惯。

  2013年,我们邀请环境署亲善大使李冰冰来到肯尼亚。我们带她去看了失去妈妈的小象孤儿,她特别开心,欢呼雀跃着和小象们打成一片。但就在第二天,我们一行人穿越桑布鲁保护区,在一棵树下看到了一头被毒箭射死的大象。象牙的30%-40%的根部在大象的头骨里,因为是最粗壮最有分量的部分,也直接关系到未来在市场上的销售价格。盗猎者往往为了获取整根象牙而将大象的面部切开。在我们面前的这头成年母象,它的面部被整齐地切开,无数苍蝇前赴后继地奔向它的尸体,李冰冰站在离它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哭了。

  我们在保护区的最后一晚,桑布鲁人为我们在干涸的河床搭起了篝火,四周用火把守着,当地的女孩儿为我们唱起了歌。从小象孤儿到野生象群,再到亲眼目睹大象的残骸,这三天的实地考察虽然很短,但接下来的几年,李冰冰一直和我们一起,为保护非洲大象极力发声。

  2017年,我加入了新上任的执行主任的团队,负责亚太和中东的政策建议。这两年来,我走过了很多地方。在伊拉克的北部盖亚拉,我站在极端组织武装分子点燃的油井旁,黑烟遮天蔽日,当地的羊群都被染成了黑色。我难以忘记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我也见证了中国的环境保护为国际产业格局带来连锁反应的两年。去年12月,联合国“地球卫士奖”颁给了塞罕坝林场三代守林、造林人。他们把种树和治沙当做信仰,徒手建设林场六十年,将昔日飞鸟不栖、黄沙漫天的荒原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海。

  我所去过的很多国家,主政官员、老百姓的呼声其实都大同小异。他们渴望更好的发展,更高的生活质量和更干净的水、空气和土壤。我和我的同事处在如此幸运的时代,人们对健康地球的诉求赋予了这段环境外交事业日新月异的内涵。没有错过摆在联合国面前的时代车轮,是我们的小幸运。在最好的时代,我想成为更好的自己,用生命力、经历和定力去换取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人生。

  谢谢大家,我是新青年陈皓。

在联合国系统里工作是种什么感觉?

去中东亚太地区出差遇过哪些故事?

为什么要参与保护非洲象这场战役?

  访谈:陈皓▼

  问:为什么来到《新青年》?

  答:新华社的同事邀请我来参加《新青年》节目。我看了一下往期的嘉宾,觉得自己好像不够资格上这个节目,所以当时就非常爽快地拒绝了。后来在跟我们的老板,也就是联合国环境署的执行主任,通一个工作电话的时候,我像讲笑话一样跟他讲。我说:“新华社邀请我参加一个《新青年》的谈话节目。”他说:“你一定告诉他们你会去的,对吗?”我说我拒绝了,他就非常意外:“Are you crazy(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拒绝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去讲述一个很好的故事?”

  所以,在他的鼓励下,我最后跟新华社的团队联系说,我很希望来上这个节目,借助这个节目去传达一个想法,或者一个好的理念,也很想跟大家分享我这几年走过的道路。

  问:有哪些比较难忘的经历?

  答:在伊拉克的时候,我们去了三个地方。首先是首都巴格达。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们到了机场之后,要驱车前往“绿区”。在这条短短的道路当中,充满了很多危机和风险。因为这条高速路的两边没有任何树木的遮挡,所以当时我在车上坐着的时候,其实是有一点害怕的。

  我们还去了伊拉克北部的盖亚拉油田,去那儿的时候,我们经过了很多被破坏的房屋。我印象最深的可能就是这两个场景。从伊拉克回来之后,和平于我而言,又多了一层很深刻的意义。

  问:为什么参与保护非洲象这场战役?

  答:我记得在2014年,那时候象牙在我们国内还没有全面禁止。我看了一个央视的调查纪录片,叫《象牙之殇》。海关总署的一位同事出现在片尾,他用一种特别有温情的态度说:“我在一线打击走私这么多年,觉得扼杀这个市场的最根本办法就是不要让它有市场。”他当时的明确态度是要全面地禁止象牙贸易,给我的印象很深。因为那个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想法,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率先想到“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我们的亚太环境执法奖就颁给了这位我当时崇拜的“男神”。那个时候特别开心,我想他是我那几年打击象牙贸易时,印象最深刻的和觉得很勇敢的一个人。

  问:站在国际舞台上发声,你怎样理解这个时代?

  答:我觉得我们这一代比我们的父母有了更多的机遇和平台。举一个例子,我刚刚加入联合国系统的时候,里面有一个招聘制度叫做“青年项目官员(JPO)”。当时有这个项目的国家都是发达国家,包括北欧和一些东亚国家,中国还没有。所以,你会看到在联合国系统内有很多年轻人,他们都来自丹麦、挪威、瑞典、日本、韩国……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们能有这么好的一个招聘制度,让中国优秀的年轻人到这样的舞台来锻炼。今年环境生态部向我们机构派选了11名青年项目官员,每个人都特别优秀。作为目前活跃在联合国系统里面的年轻人之一,我觉得我们非常地幸运。

  问:对那些有志加入联合国工作的年轻人,你想说什么?

  答: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在我开会的时候,经常发现很多年轻的同事或雇员会在进入会议室之后,主动坐在非常靠后的位置。尤其是女孩,可能会比男孩发生的几率更高一些。有的时候,我会跟他们讲,要主动地尽可能地往前坐,坐在桌子那儿,有机会发言的时候要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如果你有好的想法,大家都会愿意采纳,不论你是男女,也不论你的年龄、资历。我们要以想法为上,所以我建议年轻人特别是女孩,要勇敢地抓住机遇,在机遇来的时候,非常自信地去展现你的专业能力和态度。

主动选择服务公共事业,

勇敢展现中国青年风采,

在未来的无数个“六年”,

她的非洲故事还将续写。

2017年7月,伊朗首都德黑兰,陈皓作为联合国环境署代表参加国际防治沙尘暴大会。

破除对陌生世界,

或浪漫或恐惧的想象,

开启对未知世界,

或精彩或艰难的求索。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你怎样,世界就会怎样,

新青年,与人类共命运。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慧
联合国的中国女孩:幸好,我没有错过非洲 | 新青年·陈皓-新华网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455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