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新青年·次仁旦达|我在珠峰捡垃圾
2018-11-19 11:15:05 来源: 新华社微信公众号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次仁旦达:31岁,登山向导,环保卫士,从2002年至今已4次登顶珠峰,曾用1756天走遍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到达南北极点。

  有一种人,越是做不到的事,对他们越有吸引力。决心和信念是他们最强大的武器……这种人有三个共同特征:自信,坚决和耐力。

                                                                                                            ——《进入空气稀薄地带》

世界屋脊,“圣峰”珠穆朗玛,

巍峨雄壮,攀登者纷至沓来。

有人来征服,

有人在守护。 

海拔7000米高山,

除了无尽的白雪,

还有被遗落的登山废物,

和殉道者们冻僵的遗体。 

“世界只有一个珠峰,

她的美丽和纯净,

是对所有历尽艰险的登山者们,

最好的奖赏和慰藉。”

百斤行囊,长途行进,

山风呼啸,暴雪将至。

新青年第46期

听珠峰登山向导

次仁旦达

讲述他在珠峰捡垃圾的故事

《进入空气稀薄地带》

新 青 年 演 讲 次 仁 旦 达 ▼

  我曾顶着每秒20米的风速冲顶;曾在零下50摄氏度下坚持前进,手指被冻到脱了一层皮;曾负重100斤物资爬雪坡;也曾被山峰之巅的壮美一次次震撼。那一刻,真的觉得付出的一切都值得。

  我深深地希望,这些地方被最好地珍视和保护。她的美丽和纯净对所有历尽艰险的登山者们来说,是最好的奖赏和慰藉。

  大家好,我叫次仁旦达,在藏语里的意思是辉煌长寿的意思,可见我的父母期望我一生平安有成。带着父母对我的期望和祝福,我一直为自己热爱的事业不懈奋斗,但这份事业也确实充满了风险。

  我生长在珠峰脚下的定日县城。从小,在上学路上一抬头看到的就是珠峰,在家门口玩泥巴,背景也是珠峰。她神圣,可望而不可及,是每一个登山者心中最高的舞台。在我长大登上珠峰之前,我见过国内外无数想要攀登珠峰的勇士们从家门口路过。很多人将攀登珠峰作为毕生的追求,我也一样。

  是的,我是一名登山向导。从小听着登山家贡布老先生和潘多奶奶的故事长大。珠峰是我的家,是伴我成长的朋友,也是我从心底设立的目标。背靠珠峰,我觉得自己生来就该成为登山向导。

  15岁时,父亲把我送进西藏登山学校,经历了系统艰苦的训练。我从系绳扣开始,一点点接触攀岩、抱石、高海拔登山、高山救援、雪崩搜救、攀冰等很多专业知识和技能。

  从考进西藏登山学校,进入登山队到攀登世界地理极限点,这个职业磨练了我的意志。2012年至2016年,我与队友德庆欧珠随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登山队完成了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并徒步到达南北极点的“7+2”活动,历经1756天,终于实现走遍全球9个地理极限点的目标。

  能够在“地球之极”一次次展开五星红旗,我觉得非常骄傲。可以说,我们西藏登山队员,创造了挑战人类极限的新纪录。然而,在创造人类新足迹、新成就,攀登这些高峰的同时,我也看到人类活动产生的垃圾,这让我十分痛心!

  在攀登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时,我们同队的登山者随手扔了一个饮料瓶,就引来营地管理人员严厉的大声责问。同样,在南极洲文森峰时,我几乎看不到生活垃圾,包括排泄物,都必须带到低海拔的地方处理。山顶上,连标志物都没有,也不许放置其他物品。

  与他们相比,虽然我国很多高峰海拔远远高于这些山峰,由于环境更加险峻极端,有些举措难以实施,但他们的观念和意识太值得学习了,我们目前所做的远远不够。那时起,我一逮到机会,就给登山者讲高海拔环保的重要性,希望来到珠峰的全球登山者们都投入到环保中来。

  今年,我们在珠峰大本营海拔5200米以上区域进行了3次大规模登山垃圾清理行动:清理食品包装袋、食品罐子、酒瓶等生活垃圾5240公斤;旧登山绳子、旧登山帐篷、旧瓦斯罐等登山垃圾1000公斤;包括珠峰登山大本营3间旱厕里山友的排泄物2260公斤。

  想要把珠峰上的登山废弃物或垃圾全面清理完毕,其实很难。就在我随中国地质大学登山队攀登珠峰的时候,在海拔7900米处,我看见身边不远处有一个丢弃的水壶。超过每秒20米的风速,凛冽得像一把把小刀子划过脸颊。我把自己的保护锁挂在主绳上,以缓慢的节奏艰难地一步步挪动过去。

  刚要踏过去,不曾想水壶下面居然是一处冰裂缝,我差一点儿就跌入了悬崖。在这个海拔高度攀登,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掉入裂缝、雪崩、冻伤的危险。而每一次清理垃圾的行动,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定日县城海拔高,工农业基本没有,这就意味着这里的孩子没有太多的就业岗位。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孩子从事登山这个职业后,他们也和我一样,成为了最虔诚的环保卫士。现在,很多登山从业者都参与到环保工作当中,每年都有大大小小的清理活动,今年就清理了8吨垃圾。

  从弯腰捡起脚下的一片方便面包装袋,到几十个人扛起上百斤的垃圾并打包推上卡车,我们从一点一滴做起,从一个人变成一个群体。

  今年4月30日,西藏喜马拉雅高山环保基金会在珠峰大本营正式成立,确保了高山环保的长效机制,推进高山环保制度化、常态化。越来越多的社会和民间力量,正在逐渐参与到高山环保工作中。我相信,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引导各方共同参与,群策群力、齐心协力,一定能够做好珠峰登山环境保护工作。

  在西藏,人和自然和谐相处了几千年,这里一直被称作“人类最后的净土”。这里的天最蓝,这里的山最高。我想,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选择生在这片雪域高原,选择成为一名登山向导,做这片土地最虔诚的守望者。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我在无数痛苦和极端环境下一步步前进,一次次跟自己较劲儿,等再回头看时惊喜地发现,我已成为一个坚韧勇敢的人。然而,不止于突破自我,用一己之力影响和带动更多的人,才是让我觉得最骄傲的事情。

  我是新青年,次仁旦达。

恶劣的环境让人自顾不暇,

皑皑白雪之下隐藏着不堪。

这条少有人走的路,

是年少轻狂式的拒绝。

拒绝顺其自然,

拒绝怨天尤人,

拒绝意志薄弱,

拒绝缓慢而亟待改变的现实。

 

新青年对话·次仁旦达

新 青 年 对 话 次 仁 旦 达 ▼

 

问:每个人都可以去攀登珠峰吗?

答:当然可以。但是登山不像其他一些普通的运动,它属于高危项目,有一定的风险,讲究一个过程。比如说,你是生活在北京的一个普通人,一下子就要去登珠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要循序渐进,什么叫循序渐进?你第一年可以尝试攀登一个5000米的雪山,像云南的哈巴雪山,或者四川的一些5000米的雪山;第二年你再去登一个6000米的山峰,像我们西藏的启孜峰,6201米,还有洛堆峰,6010米,这些都是一些非常好的入门级山峰。

等这些山峰你都攀登完了,从5000米、6000米、7000米到8000米,最后你就可以冲刺最终的目标——攀登珠穆朗玛峰。你要循序渐进地走,进阶性地走。从海拔50多米生活的地方,马上就要去登8000米的山峰,那是不可能的。

问:登山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答:登山跟其他的运动不一样。比如说,你是足球运动员,篮球运动员或者跑步运动员,都可以享受鲜花、掌声与关注。但是,登山是享受不到的。你就在白雪堆里,就在山脊,就在海拔8000米,将近7个小时,你要一个人在雪地里面走,抬头看不见什么人,后面也跟不上什么人,就只能走,一直走到山顶。

我在登新疆的慕士塔格峰的时候,因为暴风雪,在营地被困了一天一夜。所以,你必须要忍耐:忍耐饿,忍耐渴,忍耐孤独,忍耐烦躁。那时候,我喜欢听音乐,回想各种美好的时光,就是可以跟自己对话,可以反思,可以想很多你平时生活里的细节,只能干这些事情。

问:100斤的背包都装些什么?

答:攀登珠峰要将近两个月,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你要在登山背包里面装每一次从营地出发,去适应不同海拔高度时的高山食品,还有睡袋,还有保暖衣裤,还有高山炉——烧水用的。此外,还有其他的比如一些营养品,或者是一些药物,都要随身背上去。

这只是一个人登山的背负。我是一个向导,除了这些东西,还要加上我带的客户的一些东西,比如说他的水壶、睡袋都要我背,这样子累积下来,估计在100斤左右。

问:最难忘的登山经历是哪一次?

答:2008年的奥运火炬珠峰传递,对我们所有登山人来说,就是一个梦寐以求、终生追求的梦想。哪怕我可能不是这个活动里面的火炬手,或者不是去拍画面的人,但是我觉得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就是毕生的一个荣誉。

它也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2008年以后,我去武汉的地质大学读书,然后又接着读研究生。毕业以后,我就回到西藏,被录用到西藏登山队。所以我觉得,我的很多成长的经历也好,最后学到的东西也好,都离不开2008年,那是真正的人生的改变,是命运的转折点。

问:珠峰上都有些什么垃圾?

答:在珠峰攀登两个月期间,吃喝拉撒都是会产生垃圾的。就像食品的包装袋,或者像我们一些包装的纸盒子,都是会产生的。还有,你在登山过程中要用氧气瓶,要用登山绳子等登山器材,这些都可能会产生垃圾。

其实,珠峰上的很多登山垃圾是有回收的价值的。近些年来,人们发现了登山氧气瓶的再利用价值,捡一个氧气瓶下来,价值就将近1000块钱左右,相当于登珠峰后一天的补助。现还在有很多专业人士,喜欢用从珠峰捡回来的垃圾,做一些牦牛头型的装饰品,还有一些像灯盏一样的艺术品。这些做出来以后,非常有纪念价值。

问:说一说你眼中的珠峰?

答:珠峰是一个国际山峰,北坡是我们中国一侧,南坡是尼泊尔一侧。所以,我觉得攀登珠峰的国际登山者,应该共同承担和参与到我们的珠峰登山环保工作当中,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全世界就只有一个珠峰,珠峰是属于全世界的,不属于某一个地方或者某一个群体。所以,大家都有这样的义务,去共同承担、共同参与这样的工作。

一片无止无休的白,

是一望无际的孤独。

进入空气稀薄地带,

大多数人只在乎速度快不快,

少有人明白攀登背后的意义。

从登山向导到环保卫士,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谁说一个人的力量,不能改变世界?

谁说每一步的平凡,不能成就伟大?

 

新青年,

不止于突破自我。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泽西
新青年·次仁旦达|我在珠峰捡垃圾-新华网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970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