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听好了,这才是中国!
2019-04-01 11:42:53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当HIP-HOP遇到中国红,

和“口水Rap”有什么不一样?

 

新青年演讲第65期

听90后说唱歌手

王梓鑫

如何用Freestyle传达正能量

  新青年演讲 王梓鑫

  我一直在探索,要做出怎样的说唱,该给我的听众传递什么态度。当我一层层剥开表皮,才发觉,原来自由与爱就是Rap的内核。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王梓鑫,一名90后说唱歌手,来自“天府之国”成都,是说唱组合“天府事变”的队长。其实,历史上并没有这样一个事件,这个名字只是希望用我们的方式,让中国的说唱有一点小小的改变。

  我第一次接触说唱音乐是在13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黑棒的《霞飞路87号》和黄立成的《南京1937》这两首说唱歌曲,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音乐。

  但我的脑海中,却因为那样陌生而新鲜的旋律,浮现出许多强烈而直观的画面。对于一个13岁的孩子来说,那一刻我的感受就是,那种音乐真的太特别了。从那时起,说唱便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在接触了很多说唱歌手和说唱作品之后,我觉得,用说唱这种方式写下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是一件特别酷的事情。于是我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最优秀的说唱音乐。

  在说唱文化里,有人说,中文不适合用来Rap;有人说,中国环境下的Rap不能一针见血;也有人说,没有反叛精神的Rap不能称之为Rap。无数种声音嘈嘈切切,争议不止。在被毒品、脏话、暴力充斥的说唱文化中,我不想随波逐流,不想只是索然无味地重复,我要做出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我们应该有勇气去表达自己的想法,不效仿,不盲从,只听本心。带着这样的初衷,2015年,我开始筹备自己的说唱组合“天府事变”。

  现实总是很残酷的。在听我说完创作红色说唱的想法后,起初愿意加入的rapper(说唱歌手)眼中,竟然流露出怀疑、不屑,甚至讥讽。我平静地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没有挽留,也不再辩解,但要做出正能量说唱音乐的想法却愈发坚定。最终,有三个人留了下来,就成了今天的“天府事变”。

  2016年,我们创作了《This is China》这首说唱歌曲,向国内外的朋友们展现了中国年轻人心中真实的国家。制作这首Rap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想过会不会红的问题,只是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歌曲推出之后,得到了海内外观众和众多网友的关注。歌词中,对祖国值得骄傲的地方表达了感恩,比如高铁、手机支付、青蒿素;对于目前存在的问题,我们也进行了抨击,比如雾霾、疫苗、贪污。我们只是在客观地陈述一些事实,展示我们眼中的国家。

  在这首歌火了之后,很多朋友认为,我们摒弃了说唱音乐中暴力、谩骂等元素,是一件很不Hip-Hop的事情。但我觉得,最酷的说唱就是用音乐为世界呈现出中国的真实模样,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客观评价中国。面对不公,敢于抨击;对于热爱,敢于发声;不靠暴力博人眼球,不靠脏话抨击对手,只用热切感染观众。这就是我心中的说唱态度。

  作为一名90后,在和平年代长大的我们,没有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机会,却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着相同的情感。我们组合曾写过一首歌叫《全球通缉》,很多不了解我们的朋友可能不太能够理解这首歌表达的态度。

  一方面,我们是为了反击外媒的不实报道。从2016年到2017年,我们陆续接受了《时代周刊》、BBC、CNN、路透社,《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的采访。这首歌打破了他们一直向外界描述中国的刻板印象。但当我们听到那些报道的声音,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由于文化、地域差异等原因,多数外媒常常以他们的主观立场曲解我们的表达,做出并不客观的报道。

  另一方面,我们想要通过说唱这种新颖、多元的表达方式,为世界呈现出中国的真实模样,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并喜欢上我们的祖国。在音乐中,消除彼此的误解,让中国故事和精神走向世界,这就是我们爱国的最牛方式。

  我一直在问自己,我们的红色说唱成功了吗?我给自己的答案是:还没有。但我却坚定地相信,柳暗花明又一村,“天府事变”依然在不断成长,说唱音乐也将承载着每一个音乐人的情怀、理想与责任,拥抱未来的光亮。

  虽然不同年代有不同的爱国方式,但青年一代的爱国底色却始终如一。我很庆幸,我找到心中真正的音乐,未来还长,我会继续坚持下去。

  我是新青年,王梓鑫。谢谢大家。

他发起了一场属于90后的“天府事变”,呈现中国青年心中真实的祖国,打破外媒成见,重塑世界对中国的印象。

他创作的《This is China》《全球通缉》等歌曲,融入川剧变脸、汉服、青花瓷等元素,将传统文化发扬光大。

他关注社会话题,摒弃说唱音乐中的暴力与谩骂,不靠暴力博人眼球,不靠脏话抨击对手,只用热切感染观众。

他面对不公,敢于抨击;对于热爱,敢于发声。向世界展现中国青年的态度和力量,传递中国故事和中国精神

  访谈实录 王梓鑫

  问:你是在怎样的家庭里成长的?

  答:我是一个从小在很温暖的家庭里面长大的小孩,爸爸妈妈给了我一个很快乐的童年时光。我爸爸以前是一个军人,在部队里面当文艺兵。很小的时候,我就会受到一些他爱听的歌曲,比如说《军中绿花》的影响。所以,我从小就听着很多主旋律的歌曲长大。我成立这个说唱组合以后,会想要去写我脑子里面的一些想法。

  问:一个好的说唱歌手,应该有怎样的特质?

  答:我觉得,一个好的说唱歌手就是说唱圈子里面经常爱说的一句话——keep real,就是保持真实,真正的保持真实。你明明是一个在充满爱的家庭里长大的一个孩子,你的歌词里面却天天在写什么毒品交易、街头混战,这些东西不叫真实。而是说,你像我们一样,确实从小到大父母给了我们很多爱,对吧?去表达爱与和平。包括我们之前看新闻的时候,了解到叙利亚的一些问题,写了一首歌叫《叙利亚,别再哭泣》。其实,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值得我们去关注。

  问:很多外媒对你们的爱国说唱态度是质疑的,你怎么看待那些报道?

  答:“天府事变”关于爱国主题的音乐其实不超过五首。在我们的三四十首歌曲当中,真的是一个很小的比例。其实,我们还关注了很多不同的事情,只是不管国内国外的媒体,都爱把我们这一块放大,特别是国外的媒体。很深刻地记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我的时候,采访完之后过了半个小时打电话过来问:“你是不是党员?”我说我不是。“那你是团员吗?”我说我是。他说:“知道了,再见。”

  问:你会为了追热点而创作吗?

  答:我觉得热点一分钟可能有无数个,但是你要从无数的热点当中选出一个值得你去写,值得你去唱,值得你去呼吁的东西。因为灵感本来就是来源于生活,很多东西你得真正去感受。像我为什么要写女权?这个主题是我老婆给我定的,我跟她经常讨论这些问题的答案,就想写在歌里唱出来。我觉得真正的女权,不是说一味地去要什么平等,而是“男生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

  问:创作过程中,没灵感怎么办?

  答:做音乐不要一直在某个话题、某个圈子或者某个领域里面做,你要不断地去做新的话题,不断地去融合不同的元素。比如说,之前我们融入川剧的元素,加入b-box这些东西。我觉得,你要不断地跟不同的人去聊天,跟不同的人去合作,才能找到一些新的方向。

  问:说唱音乐带给你怎样的影响?

  答:说唱的价值观,比如说热爱祖国,比如说不在歌曲里唱一些色情、毒品的东西。不管我是去做流行乐,还是去做说唱音乐,其实内在的东西是不会变的。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我变了,就是面对地下说唱圈一些朋友的态度变了。以前,我可能更多的是回击或者对他们感到很愤怒,但是现在我稍微平和了一点,因为每个人都有机会去改变。一方面是音乐让我变得平和,另一方面是因为年纪的增长,不再那么血气方刚了。

  问:说唱音乐依然是小众的,为什么不能被大众接受?

  答:说唱音乐没被普及,其实有一部分是因为之前的一些rapper,他们爱去模仿一些欧美说唱歌手的东西,在自己的歌曲里讲了太多色情和毒品的东西。还有一个就是时间的问题,以前没有这么好的平台和机会,把说唱音乐真正好的一面传递给大家。包括今天在新华社,我给大家讲我对hip-hop的一种理解。随着这样的机会和平台越来越多,把说唱好的一面给传递出去,我觉得只是时间的问题。

  问:为了提升说唱音乐的质量,你还会做什么?

  答:我现在有一个编曲老师叫“麻将”,就在他那上课。我觉得,不管你做得多大或者怎么样,都要不停地去学习知识,把自己的特长变得更好。因为说唱音乐分为很多不同的类型,可能今天在流行的这种东西明天就过时了。所以说,你得不断追上他们的脚步才行。对于未来的一个考虑,就是跟不同的说唱歌手进行合作吧!通过1+1大于2的一种形式,去把说唱做到真正的一种普及。

  问:说唱音乐和说唱歌手的责任是什么?

  答:说唱这种音乐是有很多字的,比起其他音乐形式,它可以把一个事情说得更透彻。所以,我觉得说唱音乐、说唱歌手的责任,就是“天府事变”现在在做的一些事情:替不公、替弱势群体或者替自己的祖国去发声,这是我认为的说唱歌手的责任。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亚娟
听好了,这才是中国!-新华网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96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