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以文字之火照亮漫漫长路!
2019-04-22 08:44:30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从医学到文学

违背期愿,只因热爱

从湖南到北京,

远赴他乡,只为追梦

 

在写作之路上

他不是天赋型选手

却笔耕不辍

 

从滞销到畅销

在排行榜单名列前茅之前

已默默写了15年

 

没有读者

自己便是忠实读者

没有关注

自己就是头号粉丝

 

新青年演讲第68期

听畅销书作家

刘同

讲述写作路途上的喜怒哀乐

新青年演讲 刘同▼

  大家好,我叫刘同,就职于一家传媒公司。到今天为止,我在这家公司任职已经超过了13年,换过超过10个岗位.平时的工作内容是参与一些电影项目的制作。而我另外一个被更多人知道的身份,可能算是一个中青年的作者吧!

  上学的时候,我很喜欢听音乐。除了上课,我几乎所有时间都戴着耳塞,欧美的、港台的、日韩的、内地的,什么都听。一听到有新的专辑我就会跑去一家音像店。一来二去跟店员熟了之后,我就跟她商量,新到的专辑能不能先给我听几天,然后我帮她写专辑的推荐语。

  当她把这些推荐语全部都抄写在店门口的黑板上后,她说,店里磁带和CD的销量都比以前要高出很多。我非常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切实感受到文字的力量。听起来还蛮好笑的。

  而那些嘲笑我听歌从来不挑的同学,他们也会去音像店根据我的推荐语买专辑,然后用推荐语里的话来跟我分享。我那个时候突然发现,其实是否专业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认真去分享和表达。因为有的时候,真诚和信任的力量比一切专业的力量可能更可怕。

  考大学的时候,我毅然决然选择去湖南师大读中文。这让我爸很生气,因为我们家都是学医的,他希望我能继续传承下去。所以,我跟我爸就闹得应该算是绝交了。

  上大学之后,他就没怎么理过我。我记得大二下学期,我在省报上发表了我的第一篇文章,名字叫《微妙》,写的就是我和我爸的关系。有一天,我爸突然来了,说是开会顺道看看我,那是他第一次来大学看我。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同事在省报上看到了这篇文章告诉了他,他看完之后,挺感动的。他也觉得我是真的在为自己喜欢的事不懈努力着,于是就打着开会的名号来长沙看我。

  那时我知道,其实父母永远都会支持你的选择,只要你证明自己在脚踏实地努力着。从那之后,我也就更加坚信文字的力量可以化解矛盾,带来温暖和希望。

  大学期间,我一直在坚持写作。大四那年,我写完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开始给出版社投稿。我以为,未来可以靠写作养活自己。没想到,现实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没有任何出版社愿意出版。我甚至在天涯论坛注册了五个小号自己给自己留言,希望出版板块的编辑们能够看到,可是依然没有人理我。

  一个多月过去,我一直在郁闷。终于有一天,我想明白了,生活总要过下去。于是我就找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去电视台,但是我依然没有放弃写作。

  从1999年到2013年,15年的时间当中,我大概没有写到上千万字,应该也有八百万字吧!发表了很多文章,出版了八九部作品。它们都有一个特点——并没有受人重视。

  我早已经习惯,我也没有懊恼为什么没有读者,为什么市场不认可我。所以,每当老同学调侃我说:“诶?你还在写作啊?”我都很认真地回答:“是的!”

  我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并不要求写作给我带来更多的回报。只要自己还能写,只要有出版社愿意出版,就挺好。

  2012年底,那年31岁,我又出版了一本书名字叫《谁的青春不迷茫》。那是我过去十年日记的整理,加上了我30岁回头看过去的自己,写下的一些对之前的自己说的话。

  这一次,毫无征兆,这本书的月销量超过了过去十年,我出版的所有作品的总和。也许是因为我录制了其他节目,积攒了一定的知名度;也许是因为这本书饱含的时光感。无论怎样的原因,一夜之间,我竟成了畅销书的作家。

  这么多年过去,很多读者和我说,我写的东西也改变了他们。记得三年前,我在常州一所大学做活动。互动提问要结束的时候,一个穿粉红小棉袄的女孩在角落怯懦地举起了手。其实这样的举手更需要胆量,我选了她。她拿到话筒后哭了起来,哽咽地说“谢谢”。

  她说,她从来就没有受到认可,老师和家长都觉得她只能相夫教子。毕业后,她生了一场大病,凑巧看到了《谁的青春不迷茫》,然后反问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康复后,她就去考了幼师证,成为一名幼教。这次听说我要来,特意找了同事代班,就是想来说一声“谢谢”。

  去年,又是在常州书店签售会,一个穿着风衣、妆容精致的女孩站起来,微笑地问我说:“同哥,你还记得我吗?”我仔细一看,原来就是三年前那个小女孩。

  我笑着说:“我记得你,你后来成了幼师,不是吗?”她说:“嗯,不过后来我辞职了,这三年我去做了更多觉得有可能的事情,租了一个门面开了一家服装店。周围的人都觉得我不行,但一年之后,我的服装店变成了三家,现在给自己买了车。今天我还是要过来跟你说句‘谢谢’。”

  三年前,她第一次说谢谢的时候,我也在台上哭了。我觉得自己受不起这样的感谢,真正改变她的是她自己。而这次她说谢谢的时候,我笑了。我看她的样子,化了淡妆,剪了短发,穿着一身利落的风衣,说话间也自信了很多。

  这几年,这样的读者有很多。我对自己说:“嗯,当你信自己的那一刻开始,你的未来自然就会在未来等你。”我喜欢写作,也一直相信文字的力量,至今没有改变过,哪怕被忽视,被误解。但对我来说,我的人生就是因为这个坚持和爱好,一直在变得越来越好。我也在用自己的力量鼓励更多的人。我很感激自己,感谢自己的执着和对写作的热爱。

  有人曾问我:怎样才可以成为一个畅销书的作家?我想了想,用给自己量身定做的答案,回答了他:“首先你要忍受十几年不被认可的日子,写上个几百万字。如果你还没有放弃写作这个爱好,可能它就能回报你吧!”

  谢谢大家,我是新青年刘同。

  不在乎外界的抨击与嘲讽,只在意读者的感受与收获。热爱亦坚信文字的力量,将所思所想凝结于纸面,以文字之火照亮漫漫长路,以文字之暖驱散凛冽寒风。

  也曾有过遗憾,但却从未后悔。也曾有过沮丧,但却从未放弃。一步一脚印,一字一笔画。荣光的背后,唯有“坚持”二字。

  于他而言,认不认可,有无回报,都不重要。一句感谢,便可击退所有怀疑;一个笑容,便可打碎所有焦虑。以赤子之心,勇闯文坛。

不贩卖“情怀鸦片”

不熬煮“心灵鸡汤”

出发目的越简单

收获真心越纯粹

 

坚持所爱,风雨不移

不问艰辛,只听初心

 

青年说×青年作家刘同

访谈实录 刘同▼

  主持人:写作在你的生活中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刘同:平衡吧。就是因为我做传媒的,所以白天的工作会非常忙碌,不停地迫使你赶紧做决定。而晚上就是让你用更多的时间去思考白天的工作是否正确,以及如何让明天的工作会做得更好。所以,写作是一个自我聊天和反思的过程。写作对我的意义,就是让我变得更加饱满和完整,我非常知道我是谁。

  主持人:是什么契机让你开始写作的?

  刘同:1999年,我考上了湖南师大。因为别的专业都不好,我觉得可能选个中文系,因为是中国人,怎么着也可以拿到毕业证吧!进了大一之后,我就觉得中文系除了要表达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会写。不然,中文系毕业之后,你写都不会写怎么办?

  所以,我就开始告诉自己每一天都要写一篇日记。我只是把这件事情坚持了下来。写着写着,你就会发现,好像写作不太重要,坚持真的很重要。你会发现,当你坚持在写一些东西的时候,你就会比别人写得稍微好一点,进入角色快一点,创作的东西多一点。当你慢慢开始有一些成就感之后,就很想把这种成就感延续下去。然后,你跟不写东西的人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

  主持人:你的书的受众从十几岁的初中生到年近不惑的中年人,你觉得不同的人从你的书中获取到的东西是一样的吗?

  刘同:我觉得我的读者和我应该是同一类型的人。我是通过文字,去探索很多我这种类型的人,去到这个世界不同的洞穴里面,发现一些风景而把它写了下来。所以,我觉得无论是十几岁的读者,还是四五十岁的读者,他们看到的我,其实也是看到他们自己。

  我觉得读者不应该以年纪来划分,而是以类型来划分。而我这个类型的人,比较容易感性,比较容易哭,比较容易敏感,比较容易乐观。他们给自己打一些鸡血,然后很开心地面对第二天,无论有多糟糕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在寻找我这一类的人。其实以前我们受的教育是,好像每个人进入社会之后都要去征服全人类。但是我一直相信一句话,就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要征服全人类,是要找到同类”。

  主持人:读书是为了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吗?

  刘同:有些人看了《谁的青春不迷茫》,看完之后给的反馈是:我怎么越看越迷茫。说实话,除了教科书之外,我认为我们所有看的人文书都不是为了找到答案的。因为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我们看人文书最重要的是学会去思考,学会去用更多的角度去找到答案,解决问题。而不是看完这本书我就知道,“噢,我的人生这样了”,那未免你的人生也太廉价了。一本几十块的书告诉你答案,你就靠这个去生活。

  所以,我觉得读书是为了学会思考,读书不是为了找到答案。我觉得包括我自己看很多作家的书,都让我想变得更好,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书是获取力量的,书一定不是用来直接获取答案的。

  主持人:你的故事中提到过很多“假如”,会感觉以前有一些遗憾,怎么处理这种“遗憾”和“当下”的关系?

  刘同:我的人生确实有一些遗憾,但是我的人生当中没有后悔。我觉得“遗憾”和“后悔”是两个概念,后悔是明明当时你能尽力去做,但你没有尽力做,你会后悔为什么没做;而遗憾就是我当时已经做了,只是我能力不够没有做到。

  对于今天的我来说,就是我遗憾我没有做到,但是一点都不后悔。我觉得,遗憾就是尽力而为之后产生的美感。但后悔不是美感,后悔是悲剧。

  主持人:你是如何定义“鸡汤”文章的,你觉得你的文字属不属于这个范畴,为什么?

  刘同:我觉得“鸡汤”一定是有过非常多阅历的作家写的一些非常棒的故事,读者会因为它而变得更加有斗志,知道该怎么去做。我觉得“鸡汤”应该是真正能够帮助到人的作家写的东西,他们也有经历。“鸡汤”是个很好的东西,只是因为现在太多人假装自己非常有成就,假装自己非常有人生阅历,假装自己非常老,假装自己能够帮助到别人。而我还没有到写“鸡汤”的时候,我的年纪还不到。

  所以,我觉得我写的东西不是为了去激励别人,也不是为了有功能性。我写的东西完全是我在总结和整理自己,我写给自己看,而恰好被和与我类似的人看到了,并且喜欢。估计我到50岁的时候,应该就能写非常棒的“鸡汤”了,放了鸡的那种。

  主持人:现在很多人对自己的现在不是特别满意,对他们有什么想说的?

  刘同:我觉得如果一个人真的不喜欢自己生命的一切,那就去改变它。如何去改变?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你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你就去做,不要再抱怨。绝大多数人是这样的:不喜欢A,于是选择了B。但是B做了两天之后,又告诉自己不喜欢B,喜欢C。然后C做得不好,又抱怨说为什么会演C。

  所以,我觉得如果一个常常抱怨的人,活该就过这么烂的生活。我认为一个真的要对自己负责的人是,当你选择了一个你要的生活之后,无论是家人朋友,包括你自己,都不要去抱怨,那就是你选择的生活,你得对自己负责。我觉得一个对自己负责的人,一定会有很好的生活。

  主持人:有什么样的话可以寄语给初入社会的年轻人?

  刘同:第一就是会反思,第二就是打不垮,第三次会改变。我觉得这几点如果能做到,整个人的形象就会是非常积极、正面、健康、阳光的。我想送给年轻人的也是这么几个关键词,要懂得反思,要学会改变,要更积极,不要负面。我觉得有这样的人生,可能每天才会更有成就感。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亚娟
以文字之火照亮漫漫长路!-新华网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15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