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我在“未来之城”等你
2020-03-30 08:22:34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一个北大博士毕业后会去哪?

是做造福人类的科学家

还是投身高新企业做研发?

 

身上的“标签”

没有阻挡他回归乡土的步伐

扎根雄安新区

他像爷爷当年一样成为村官

  一年多前,我来到雄安新区。在这里,我学到了很多在学校学不到的知识,也让我更加笃定地认为,青年的主战场在基层,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鲁昊,现在担任河北雄安新区三台镇党委副书记兼新庄窠村包村干部。我是雄安新区成立以来,第一批从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招录的定向选调生当中的一员。

  在雄安新区成立以前,我所在的三台镇被誉为“北方鞋都”,制鞋企业近2000家,产业链非常完整,年产值近200亿。雄安新区成立以后,它的功能定位是以绿色、低碳、环保、科创为主。我们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不符合雄安新区的功能性定位,我所在的乡镇企业就面临着要转型升级的任务。

  开始的时候,我们到企业去做工作,企业都不愿意往外迁。有一天,我到一个企业主家里面去,他就给我说了一番非常真实的话。他说自己除了制鞋,其他的都不会,有很强的本领恐慌和知识恐慌。他怕出去之后遭受到巨大的损失,也跟我讲最重要的一点是穷家难舍,故土难离。

  我能够理解他的心情。为了打消他们的疑虑,我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门请来两位专家,一位是从事宏观经济研究的,一位是从事新城规划设计的,给他们进行知识上的讲解。如果他们能够更早、更好地对企业进行提升,那么未来就可能借助雄安新区这个广阔的平台大有可为。

  到了今天,我们的企业转型升级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现在的企业主由原来的不想迁到现在的主动迁,这个转变是非常明显的。

  企业要转移提升,环境更要保护。白洋淀是“华北明珠”“华北之肾”。雄安新区是一座因淀兴城的城市,所以白洋淀的保护尤为重要。我所管辖的乡镇有几个村子是临淀的,以前淀边的老百姓是直接将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排入淀中的,我们就去找老乡做工作。

  有一次,一个老乡问我:“原来我们都是这样,我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不妥。”我深入细致给他讲了为什么我们要从点滴做起,对白洋淀的环境进行全方位的保护。随着我们工作的深入,现在我们淀边区的老百姓都养成了爱淀、爱鸟、爱秀林的超强环保意识。

  前不久,我到村里去,又碰见了当年跟我聊天的那个老乡。我问他:“您现在的生活垃圾和污水还往淀边去放吗?”他打趣地跟我讲:“就算把污水喝了,也绝不会让一滴污水入淀。”

  我是学地质学的,来到雄安新区之后,在工作之余投入了大量时间,对白洋淀进行了系统性研究。我在对白洋淀生物多样性调查的过程当中,从一些老乡和摄影爱好者的口中得知,一种已经消失了十几年的濒危鸟类——震旦鸦雀近几年又出现了。

  根据老乡们提供的信息,结合震旦鸦雀的生活规律,我经常早晨四点多钟就到芦苇荡中去等待它的出现。芦苇荡中的蚊子很多,我经常被咬得满身是包。终于,有一天的清晨,我们拍摄到了震旦鸦雀捕食的情景。

  震旦鸦雀是一种只生活在芦苇中的雀类,它对水质和环境的要求非常敏感。一旦水体受到污染,它就会消失。震旦鸦雀的出现,也能够充分证明白洋淀的水质,在近几年综合治理的情况下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我所在的三台镇是雄安新区的起步区,未来,这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三年来的变化,也是有目共睹的。我觉得我能够来雄安奋斗过一场、贡献过一场、努力过一场,能够为筑梦“千年大计”添砖加瓦,是我未来人生最值得回忆和遐想的一段时光。

这里是白洋淀

风光旖旎的“华北明珠”

他日夜穿梭在芦苇丛中

让因污染销迹的鸟儿再度现身

这里是三台镇

千年古镇,“北方鞋都”

他几乎跑遍了所有鞋厂

让焦虑不安的企业主接受转型

这里是雄安新区

备受瞩目的“未来之城”

他发掘整理文化遗产

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财富

“当梦想邂逅新区

成为壮美的人生际遇

在这打拼的日子

将是以后珍贵的回忆”

雄安新区迎来三周年

每个角落都充满着朝气

就像这些年轻的身影

总让人对未来充满期待

 

@雄安新区

三岁生日快乐!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慧
我在“未来之城”等你-新华网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36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