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当医生陶勇变成患者陶勇
2020-06-08 08:31:36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4月13日

受伤84天后

陶勇出院了

 

5月13日

受伤114天后

又恢复出诊

 

曾让15000多个患者

重见光明的左手

还没有完全恢复知觉

但他已放下怨恨

有了新的人生目标

  尽管我这次遭受了肉体的巨大伤害,甚至可能不能回到手术台上,但我对未来的生活仍然充满了积极的信念,而且我相信我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可以做。

  我是直到伤后清醒两天之后才知道伤害我的凶手是谁,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非常惊讶。因为我们对他真的是关怀备至。而且我本人因为腰椎曾经做过手术,所以坚持两个小时在手术台上非常难受,但最终保住了他的眼睛。

  1月20号,当时我没有任何防备,正在给一个外地的病人进行诊治,精神高度集中。幸得有三位见义勇为的朋友替我挡了刀,所以我活过来了。这段时间,我接受了积极的康复治疗,但是左手的康复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上次吃馄饨的时候,手碰到了馄饨的碗,但是我却不知道,因为没有知觉,所以吃完馄饨后手上起了两个大泡。

  我记得很清楚,我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科学习和工作16年,在我们眼科的教室有一幅字——挑战疑难眼病。所以无形中,我也把挑战疑难眼病作为我毕生追求的一个方向。直到现在,我不仅没有后悔,而且很高兴的是,我选择了去攻克葡萄膜炎这块“硬骨头”。

  其实葡萄膜炎说穿了,就是眼睛里面的组织发炎。这部分患者其实不少,但为什么搞研究的人少?第一,这个病比较复杂,如何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病因,这很困难。第二,葡萄膜炎的患者主要是那些生活压力大、经济条件差、卫生水平差的人群,所以给他们治病,你常常要想办法帮他们省钱,把每一分钱用到刀刃上,甚至有的时候还要想办法给他们捐一点钱。第三,葡萄膜炎的患者在用药方面特别复杂,如果用错了药,有可能不仅不能治好病,还会火上浇油。

  有一年“十一”国庆节的时候,我在值班,从大连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是一个艾滋病患者,而且是在大连烧锅炉的一个锅炉工,也没钱。他告诉我自己两个眼睛看不清,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但在当地,医生都拒绝给他治疗,而且建议他来北京。前后的治疗过程,他一共就花了500块钱,所以也很喜出望外。

  又过了两个星期,到了复查的时间。患者的哥哥,就是当时陪他一起来的家属,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他的弟弟视力已经恢复得非常好,这次可以一个人到北京复查。

  现在回过头来,我想绝大部分的病人还是很好的、善良的、好意的、有感恩心的。包括我这次受伤之后,有很多素不相识的患者或者网友给我发来了祝福的音频和视频,让我感受到了很多温暖。

  在这次事件发生后,有很多朋友因为看到我内心比较强大,可能会认为我是一个“佛系青年”,但事实上这是一种误解。其实,医学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修行,我们医生应该过像烈火一样去燃烧的人生,过充满憧憬和向往的人生。

  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重新拿起手术刀,毕竟我曾经用这双手让15000多个患者重新恢复了光明。即使不能回到手术台上,我想我也还是会把后面的时间继续放到医学事业上。例如去帮助一些视力不好的儿童,让他们重新回归到生活;例如去做一些科研,推动眼科医学技术的发展。

  这次疫情,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暂停键”,但事实上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可能我们每个人都要从自己做起。如果我总能让患者看见,有医生不会拒绝他,不会放弃他,让他能够感受到希望,于是一个、两个、三个……他们互相影响,那么我们整个社会、整个环境就会无处不阳光、无处不是光明。

“非常震惊,真的没想到”

受伤那一刻

他正全神贯注诊治病人

却对危险毫无防备

“还好是我,年轻跑得快”

醒来那一刻

他和妻子开起玩笑

用乐观来抚慰家人的悲伤

“小时候曾陪妈妈去治沙眼”

手术那一刻

他立志日后从医

救助更多像母亲一样的人

“祖国还有很多需要我的人”

深造结束那一刻

他放弃留在德国的机会

踏上开往大山的免费流动医院

“都说葡萄膜炎手术风险大”

选择专业那一刻

他将挑战疑难眼病

作为自己毕生追求的方向

“再苦再累,也不愿放弃”

治疗完成那一刻

他揭开患者眼前的纱布

脸上洋溢幸福的笑容

 

“请相信

治好你是我最大的心愿”

 

神经还在生长

梦想依旧继续

他不曾放弃过病人

这次也不会放弃自己

 

谢谢你回来做医生!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曦
当医生陶勇变成患者陶勇-新华网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6005121065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