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看懂“后浪”们的爱情故事

编辑: 孙丽颖 设计: 马璐璐 2020年09月01日 15:43:55 来源: 新华网

    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中国青年婚恋观和婚恋现状有变也有不变。根据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当代青年婚恋状况、关联政策和服务供给研究》报告可以看出,不变的是,中国依然是个普婚社会,青年人结婚的意愿依然强烈; 变的是,青年人在择偶时更加自主,更加重视感情因素,结婚的时间普遍推迟了。透过大数据,让我们看看“后浪”们的爱情故事。

    中国的年轻人还想结婚么?

    粗结婚率 (Crude Marriage Rate, CMR), 指的是某个年份结婚数量除以总人数, 也就是每 1000 人中登记结婚的对数。

    在当代中国,结婚还是一件为社会所普遍认同的事情,大多数人还是把结婚当作人生的一个必经阶段,“男大当婚、 女大当嫁”还是中国人普遍接受的价值观。2016年中国的粗结婚率为8.3‰,同样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韩国和日本只有5.5‰和5‰。这些数据都说明,中国还是一个普遍结婚的社会。

    青年的初婚年龄普遍延迟

    从总体趋势来看,虽然男性和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略有波动,但是从1990年开始,两者还是呈上升的趋势: 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从1990 年的22. 0岁上升到2016年的25.4岁; 男性同期从24.1岁上升到27.2岁。如果分城乡来说,特别是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龄都更高。 2010年,城市人群初婚年龄为27. 94岁,城镇人群初婚年龄为 26. 20岁,乡村人群初婚年龄为25. 86岁。

    青年未婚比例增加,但结婚意愿仍然强烈

    虽然各个年龄段的青年,未婚的比例都在增加,但是这只意味着他 (她) 们推迟结婚,并不意味着他 (她) 们选择不婚。无论性别,各个年龄段的未婚青年,结婚意愿依然强烈。

    相爱,我们靠什么?

    “介绍婚” 仍是青年们相识的途径

    “介绍婚” 仍占一定的比重,尤其是家人和亲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是一个比较有中国特色的现象,说明由于中国存在家族文化传统,家族的影响力仍在一定的范围内存在,在一个“普婚制”的文化里,婚姻大事仍是家族成员共同关注的事情。

    如果按照现有研究对择偶方式的分类,“同学/朋友介绍”、“家人亲戚介绍”和“同事介绍”都属于“介绍型”择偶方式,三项加起来的比例为45.2%, 即有近五成的已婚青年是通过“介绍型”的择偶方式找到自己的配偶。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当代青年人的实际择偶方式是“自己认识”和“介绍认识”双轨并行,两项占比超过 8 成。

    青年择偶更重视感情,但是两性差异明显

    对于现在青年的择偶来说,感情上的情投意合是决定性因素,个人的外貌、背景和财产相对而言都居于次要地位。

    根据大数据揭示,无论男女,最重视的都是“体贴、 关心人”和“志同道合”两个因素。除了这两个情感性的因素外,两性对于未来配偶的婚史和教育程度都很关注。

    男性除了关注上述包括情感因素在内的几个因素外,更为关注的是女性相貌体型等个人因素。

    女性除了关注情感因素外,也关注对方收入、房子和家庭背景等物质性的因素。

    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

    虽然媒体在讨论青年生育观的时候,很多会谈及丁克家庭; 但是从数据分析可以看出来,大多数青年还是希望生育孩子。分析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CGSS) 项目组不同年份的数据,可以看到,2006 年、2011年和2015年,不准备生育孩子的比例只有1.12%、0.97% 和2. 37%。

    不生育主因是经济负担过重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不打算生育的主要原因都是“经济负担太重”,在不考虑“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这一选项外,其次是“照料负担太重”和“没人照顾孩子”。也就是说,养育孩子对于家庭来说负担过重,导致这些青年选择放弃生育孩子。

    青年(再)生育主因是孩子孤单

    而选择 (再) 生育的青年,无论男女,主要的原因都是“希望孩子有伴”,认同这个观点的可能主要都是生育二孩的青年。而把孩子当作晚年生活保障等功利性的原因,或者“别人都生两 个孩子”等从众心理,都只有不到10%的青年认同。

    当代青年的婚恋观呈现既现代又传统的特点: 青年的择偶空间越来越大, 择偶方式越来越多元化,择偶标准更注重情感性,但受传统孝道文化、家庭文化和社会结构的影响,当代青年在婚恋过程中又保留着传统的一面。

 

    来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中国青年发展报告——当代青年婚恋状况、关联政策和服务供给研究》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78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