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VOL1028

从独狼变群狼 欧洲反恐遇新挑战

编辑的话Introduction

“8·17”巴塞罗那恐怖袭击迄今已造成14人死亡,126人受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宣称对这起事件负责。这不仅是自2004年“3·11”马德里阿托查火车站大爆炸以来西班牙遭遇的最严重恐袭,也是过去一年里欧洲发生的第八次汽车冲撞路人式袭击。与以往的“独狼”式恐袭不同,巴塞罗那恐袭是一个由12名成员组成的犯罪团伙所为。有专家认为,欧洲面临的恐怖威胁存在从“独狼”演变为“群狼”团伙的可能,危害性更大,反恐挑战更加艰巨。

祸不单行 西班牙遭遇连环恐袭

西班牙惊现连环恐袭 为十几年来最严重恐袭

美丽的西班牙名城巴塞罗那,在火热的旅游季节遭遇残酷的恐怖袭击:当地时间17日下午5时许,一辆白色厢式货车突然从机动车道拐入兰布拉大道步行街,用S型的驾驶路线疯狂冲撞沿路游客。顿时,步行街左右两端正在吃饭、观光、购买纪念品的游客倒下一大批,兰布拉大道刹那间成了人间地狱——尖叫声,哭喊声连成一片。瞬时造成13人死亡,百余人受伤。仅仅几个小时之后,在位于巴塞罗那120公里之外的坎布里尔斯小镇又发生一辆奥迪A3轿车冲击人群的恐怖事件,造成至少一名女性死亡,多人受伤。当袭击者驾驶的车辆翻倒后,5名男子试图爬到车外,但他们很快被警察击毙。他们被击毙时,警方曾认为他们身上穿着自杀炸弹背心,后来发现那些绑着的炸弹都是假的。18日晚,警方称,已证实这两起事件有关联。[点击详细]

巴塞罗那恐怖组织成员多为摩洛哥人 原计划炸毁大教堂

与以往多次“独狼”式恐袭不同,巴塞罗那恐袭是一个由12名成员组成的犯罪团伙所为,有预谋,有组织,其中大部分是摩洛哥籍或摩洛哥裔。这12个人中的大部分生活在巴塞罗那以北100公里处的波尔镇,他们之间有血缘关系,至少有3对是亲兄弟。他们的亲人在出事后表示“震惊”,声称对这些人的恐怖图谋“一无所知”。在他们看来,这些年轻人已经融入本地生活,都有正当工作,堪称模范移民。另外,16日,巴塞罗那附近的阿尔卡纳尔镇发生了一起爆炸事件。警方20日在爆炸废墟中清理出120个煤气罐和爆炸物质TATP,又名三过氧化三丙酮的爆炸痕迹。他们推断,这处民宅是恐怖团伙的“炸弹工厂”,他们原本打算发动“一起或多起”袭击,炸毁巴塞罗那地标建筑圣家族大教堂。但因为意外事故,炸弹爆炸,使整个计划被迫调整。[点击详细]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巴塞罗那恐袭疑点甚多

恐袭头目生死不明

西班牙巴塞罗那恐怖袭击发生后,随着调查不断深入,事件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但更多疑点也亟待解开。西班牙调查人员怀疑,一个年龄在40岁上下、名叫阿卜杜勒-巴基·埃萨提的人是这个恐怖团伙的“大脑”,其余11人都是受他蛊惑的年轻人。目前,这12名恐怖分子中,已有6人被击毙,4人被抓获。其余2人据信在巴塞罗那附近的阿尔卡纳尔镇的一场爆炸中死亡,西班牙警方怀疑,埃萨提是其中之一。但由于爆炸威力巨大,建筑被夷为平地,警方无法断定死者身份。[点击详细]

这12名恐怖分子与其他欧洲国家的恐怖团伙是否有联系?

比利时维尔福德市市长说,埃萨提去年1月至3月来过这里和布鲁塞尔“找工作”,当地警方曾密切监控过他的行踪。维尔福德位于布鲁塞尔郊区,是“伊斯兰国”成员活动最频繁的地区之一。按照西班牙《国家报》的说法,埃萨提与策划2004年马德里“3·11”列车爆炸恐袭的恐怖分子也认识。尽管“伊斯兰国”已经“认领”巴塞罗那恐怖袭击,但目前暂无确凿证据表明这一极端组织直接参与了袭击。法国《巴黎人》报道,恐怖分子在坎布里尔斯作案用的一辆奥迪轿车一周前在巴黎出现过,一处路段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这辆当时超速的汽车。这辆车并不是租车公司的,车主正是被捕的4名嫌疑人之一。瑞士《每日新闻报》报道,去年12月,至少有一名巴塞罗那恐袭案嫌疑人到过苏黎世。[点击详细]

内忧外患 多重原因导致欧洲恐袭频发

摩洛哥或成对欧洲国家发动恐怖袭击"跳板"

西班牙地处欧洲大陆西南端,与非洲西北部隔海相望,人员往来频繁,历来是从非洲到欧洲的中转站。近年来,西班牙在非洲、与摩洛哥接壤的两块“飞地”休达和梅利利亚成为受恐怖主义威胁的热点地带。在马德里自治大学教授德拉科尔特看来,西班牙沿海和飞地的恐怖主义活动增加,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叙利亚内战持续,二是摩洛哥已经成为志愿参加“伊斯兰国”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一些安全分析师说,随着“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上节节败退,极端分子从西亚“回流”北非,摩洛哥可能成为对欧洲国家发动恐怖袭击的“跳板”。[点击详细]

内外因促使欧洲袭击频发

专家指出,车撞人式袭击增多,既涉及中东地区反恐形势、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对欧洲的渗透,也与欧洲国家内部问题的积累有关。法国前情报官员、反恐专家克洛德·莫尼凯认为,在各国加大打击IS力度的背景下,恐怖组织在欧洲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越来越弱。它们被迫分散发展,呈现“细胞化”态势。另外,调查发现,与早期袭击者多由恐怖组织派出不同,如今越来越多的欧洲本土民众成为恐怖活动嫌疑人。他们当中有人曾赴伊拉克和叙利亚参加“圣战”,有人虽然和恐怖组织没有直接联系,但是通过互联网等途径受到极端思想的“洗脑”。还有专家指出,此类袭击频发也与长期发酵的社会矛盾有关。袭击者多是拥有移民背景的年轻人,教育和收入水平较低,一些人甚至敌视主流社会。而欧洲国家未能妥处移民和难民融入问题,也为极端主义滋生和蔓延提供了土壤。[点击详细]

恐袭分子从“独狼”变“群狼” 欧洲怎么应对?

当务之急是要切断极端思想传播路径

比利时众议院安全委员会委员菲利普·德万泰认为,防范这类袭击发生,当务之急是要切断极端思想传播路径,加大对社交媒体管控。社交网络是“伊斯兰国”重要的宣传工具,该极端组织在网上传播宣传材料,包括用最新技术编辑的视频、信息图表、电子杂志和制作炸药的教程。这就需要网络企业配合执法部门查找潜在恐怖分子的踪迹,以利于预防性打击。德万泰说,比利时官方正在研究出台规定,对浏览极端组织网站、下载炸弹制造等内容视频以及传播血腥图片的个体进行处罚。[点击详细]

欧洲各国应从多方面入手应对威胁

有专家认为,欧洲面临的恐怖威胁存在从“独狼”演变为“群狼”团伙的可能,危害性更大,反恐挑战更加艰巨。未来一段时期,欧洲乃至更大范围内,可能发生更多类似袭击。对此,各国应从改革反恐机制、加强国家间合作等方面入手应对。德万泰认为,欧洲国家未来应在情报互换、申根地区边境控制方面继续强化合作,加大对非法移民和枪支走私打击力度。瑞典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所所长尼克拉斯·施万通认为,欧洲国家还应建立能够适应当前挑战的机制,在追踪、挫败恐怖活动企图的努力中赋予情报机构和警方更大自由度。另外,在施万通看来,此类袭击的增多还与欧洲社会在难民融入问题上的失败有直接联系。移民部门应加快处理避难申请,以在难民抵达后的最短时间内作出遣送或接收决定。对那些获得避难资格的难民,应帮助他们尽快融入社会、进入就业市场。[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沈冰洁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