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VOL1060

"牙买加组合"谈判起步 默克尔组阁路有多难?

编辑的话 Introduction

10月2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与两个有组阁意向的小党自民党、绿党共同进行了首轮组阁谈判,正式开启组阁进程。目前各方分歧不小,组阁谈判举步维艰。在经历了一场结果不出意外但暗藏危机的大选后,“四连胜”的默克尔对内面临组阁难题,对外面临如何领导欧盟的挑战。她将如何应对?

德国组阁谈判起步 默克尔表示谨慎乐观

德国四个政党就组阁展开联合谈判

德国四个政党20日展开组阁联合谈判。虽然各方分歧不小,但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了谨慎乐观。谈判由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及其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两者组成联盟党),以及自由民主党(自民党)和绿党的领导人参加。据德新社报道,各党领导人当天就财政、税收、欧盟事务、环境和难民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四个政党的秘书长列出了12个议题,将在以后的谈判中继续讨论。默克尔在谈判开始前告诉记者,各方在谈判中肯定会有分歧,但都希望达成共同立场。她表示,希望各方在谈判时发挥创造性思维。各方当天在谈判后宣布了11月2日前再举行5轮联合谈判的日期,预计将于11月中旬达成组阁谈判的初步结果。[点击详细]

多方要求默克尔考虑接班人问题

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德国大选)于今年9月24日举行。根据官方公布的最终计票结果,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得票率为33%、自民党为10.7%、绿党为8.9%。由于得票率20.5%的社民党选择退出执政联盟,对于默克尔带领下的联盟党而言,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三党联合政府便成为仅有的一个选项。与此同时,近日要求德国总理默克尔考虑接班人的声音越来越多。德国多家媒体表示,基民盟需要更新换代,默克尔在当了12年总理后,有必要考虑接班人的问题。自民党领袖林德纳日前也表示,默克尔在大选后遭受了明显的威望损失。“我期望基民盟在近四年内展开有关默克尔接班人的讨论。”[点击详细]

分歧不小 德国政局进入“不确定”状态

社民党成为第一大反对党

回顾上一届德国联邦政府的业绩,应该说,社民党在“黑红”大联盟政府中的功绩可圈可点。然而,上届政府中的社民党作为执政党之一,也受到默克尔难民政策的牵连,在挑战默克尔的竞选过程中常陷入两难境地,加之选择党的崛起,社民党最终更像是扮演了替罪羊的角色。好在舒尔茨果断抉择,主动承担起第一大反对党的职责。此举既赢得了选民的尊重和认可,令德国民众看到了社民党的责任和担当。9月联邦议院选举结束后,社民党已吸引到近3000名新党员,而联盟党等党派只招纳到几百名新党员。[点击详细]

立场相异!四党横跨左右两大政治阵营

今年的组阁谈判备受关注,不仅因为这将创造联邦历史,还因为这将成为默克尔政治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组阁谈判。从传统看,四党横跨左右两大政治阵营,在许多重要议题上立场相异,甚至南辕北辙。在难民问题上,主张收紧难民政策的基社盟和主张向难民张开双臂的绿党构成两大对立极;在气候保护问题上,绿党在竞选期间向选民承诺,2030年后不再允许新的内燃机车上路,这与主张减少行政指令干预市场经济的自民党针锋相对;在外交政策上,联盟党在上届政府期间已承诺,至2020年将国防支出占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比重提升至2%,而绿党自视为追求和平的政党,坚决反对提高军费。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认为,各党都需要维护立场,凸显特色,以给自己的选民一个交代。特别是在联盟党别无选择的情况下,自民党和绿党两个小党将抬高要价,不会轻易妥协。因此,谈判将是一场困难重重的“马拉松”。[点击详细]

“牙买加组合”首次合作 能“组团”成功吗?

何为“牙买加组合”?

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三个政党的代表颜色分别是黑、黄、绿,组合在一起刚好是牙买加国旗颜色,因此三党组阁在德国被形象地称为“牙买加组合”。在德国战后历史上,“牙买加组合”在联邦层面尚无先例,在州层面也仅出现过两次。不过,“牙买加组合”被认为是目前最有可能的执政选项。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让·莫内讲席教授”、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指出,这其实也是摆在默克尔面前唯一的选项。[点击详细]

在联邦层面推行“牙买加组合”困难不少

首先,牙买加组合结构脆弱。牙买加组合共有四方构成。四方既联合,又相互制衡,相互博弈。只要一方不同意,就可绑架整个联合政府,令其停摆。因此,相比前三届政府,未来联合政府会十分脆弱。其次,构建牙买加组合过程复杂。各方都有自己的主张和诉求,就默克尔而言,如何协调四方立场,有予有取,达成一个为各方所接受的共同执政纲领,其重要性不亚于这次大选本身。这不但将影响德国,还将波及整个欧洲。最后,运行牙买加组合需要高超政治智慧和协调能力。参与组合的政党越多,越难驾驭,日常需要沟通和协调的问题也越多。默克尔在新的任期内将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用于联合政府内部的政策沟通和协调,以统一立场,凝聚政策共识。[点击详细]

面临国内外压力 默克尔未来执政路该怎么走?

国内民粹主义思潮上升

此次大选,反移民、反欧洲一体化的德国选择党以高于预期的得票率进入联邦议院。据德国《世界报》估算,有100万张选票从联盟党流向了德国选择党。虽然现在难民危机高峰已过,但余波并未消散。在安全上,许多民众认为过于宽松的难民政策给了犯罪分子甚至恐怖分子可乘之机。在经济上,一些中下层民众反对拿自己缴纳的高额税费救济难民,部分人担心移民会成为他们找工作时的竞争对手。在文化上,移民与德国人在宗教和习俗上常常发生冲突。上述问题所引发的民粹主义思潮的上升,成为摆在德国新政府以及整个德国社会面前的一大挑战。[点击详细]

对外则面临如何领导欧洲联盟的挑战

如今,默克尔对内面临组阁难题和难民移民造成的社会问题,对外则面临如何领导欧洲联盟的挑战。作为近年来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重要推手,默克尔向比自己小了将近两轮的马克龙伸出了合作之手。只是,就领导和改革欧盟而言,无论是延续德国现有角色还是回归德法“双核驱动”,默克尔在国内国际两个层面都面临两难:在国内,德国政坛主流希望发挥在欧洲的领导力,但默克尔的潜在执政伙伴有异议;国际上,许多欧盟国家愿意德国当头,但也有一些成员国表示不服。默克尔进入第四个任期后,从综合实力看,德国将依然是欧盟内最重要的领导国家。但是,由于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得票率下降,议会内还受到新崛起的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掣肘,在这种情况下,默克尔更需要与法国携手推动欧盟改革。因此,上海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认为,默克尔在可行的范围里,会呼应和支持马克龙的改革和建议,真正实现“德法双核”推进欧洲一体化,这最终也符合德国的利益。同时,德国也会寻求其他联盟与平台,来整合欧盟各方利益。[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沈冰洁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