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郑州新郑机场出租车乱象:出租车拒载 “黑车”漫天要价

2015年03月30日 12:35:51 来源: 央广网
分享到: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打车是再普通不过的交通方式,但是在河南郑州,无论是从市区去机场还是从机场回市区都是一件难事儿,“打车难”已经成为郑州市民心照不宣的事实。

  在新郑机场打车,10公里路程私家车主敢向你要70元,正规出租车拒载。在机场,存在着出租车与私家车“分工合作、各取所需”的“生存法则”,而在郑州市区,出租车去机场同样存在“或者不打表、或者拒载”现象。新郑机场怎么乱?为啥乱?怎么办?

  新郑国际机场候机楼一楼的5号门,是到港旅客的主要出口,也是机场出租车待客的规定区域。记者跟随到港旅客的人流,刚从5号门走出,就有一位私家车主模样的妇女围了上来。

  记者:豫康咋走啊?

  私家车揽客人:豫康,走吧,70块钱。

  记者:你是啥车啊?

  私家车揽客人:我的车在下面。

  记者:70?有多少公里啊?

  私家车揽客人:我停车费就10块,机场的车少于90、100就不会去。

  “豫康新城”是富士康河南厂区的所在地,距新郑机场候机楼不超过10公里,按照一公里1.5元的价格来算,加上8块钱的起步价顶多也只需要二十多元钱,70块钱的要价远远高出记者的预期,记者随即走向了不远处的出租车候车区。在这里,出租车排成了长队,司机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见记者有乘车的打算,立刻围了上来,当记者报出目的地时,却遭到了多位出租车司机拒绝。

  记者:去豫康新城。

  出租车司机A:豫康新城你们去坐旁的车吧。

  记者:这不是你的车吗?

  出租车司机A:这个地方太近了。

  私家车揽客人:走吧,咱走吧。

  记者以需要等人为由,在5号门前进行了近距离的观察:机场的正规出租车司机普遍对短途旅客不感兴趣,但当有操着外地口音的旅客出现时,出租车司机的队伍就会活跃很多。

  众出租车司机:来来来,往后边来。你去哪儿呢?

  外地口音乘客:郑州火车站。

  出租车司机:可以啊,打表吧,得100多块钱,一百七八十块钱吧。

  外地口音乘客:咋那么贵啊?

  出租车司机:那可不是,几十公里呢老弟。

  一边是私家车揽客人员的紧紧相随,一边是正规出租车司机的挑三拣四,郑州机场接机大厅5号门前,你方唱罢我登场。而机场黑车乱象的背后,其实也包含着机场出租车与私家车“分工合作、各取所需”的“生存法则”。 除了郑州机场出租车漫天要价、私家车随意拉客,有郑州市民也提到,郑州市区的出租车去机场同样存在“或者不打表、或者拒载”现象。记者以乘客身份,在郑州市区随机拦下了多辆出租车了解情况,听说要去机场出租车司机大都流露出“不愿打表前往”的态度。一位市区出租车司机坦言,“去机场不打表”已经是郑州市区出租车行业一条潜规则。

  司机:没打表的,他就是不去也不会打表给你跑过去。你在郑州这边儿,出租车你随便拦,你说去机场问打表去不去?我可以这样说,95%以上的都不会去。

  市区出租车司机王师傅说,去机场利润低,是很多司机不愿去的主要原因。

  王师傅:现在主要是机场不能载客回来。这一趟跑下来得两小时,在市区可能就比这挣得多,所以有司机就不愿意去机场。

  男郑州市区出租车不愿或不能拉活、机场出租车热衷于跑长途拉大活、私家车穿梭其中弥补市场空缺,是什么原因造成新郑国际机场出租车管理如此混乱,黑车如此猖獗呢?

  郑州的哥王国顺表示除了利润的现实因素之外,还有一定的历史原因。 据了解,郑州机场组建于1997年,当时为解决周边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在机场成立了出租汽车公司,并规定市区出租车不允许在机场拉客。王国顺说,2010年机场开始对全市出租车放开经营,但由于历史原因,机场营运的出租车基本还是原班人马。

  王国顺:现在取消了,就是市区的车去了可以随便排队。但这还是水中月,你排排试试,当地司机欺负市区司机,这里边有很多问题存在。

  一位有着12年驾龄的机场出租车司机也坦言,新一轮失地农民的加入,在机场揽活的队伍人多了,市场也更复杂了。

  司机:航空港区现在开发建设,地都被征完了,他没事干买个车就跑黑车了。(记者:它对咱这出租车有影响吗?)有影响啊,机场私家车多,不可能每个人下来都打的啊。没法说,都是当地人,都想多挣点钱。

  对于新郑机场出租车载客拒载,黑出租猖獗的现象,记者致电郑州机场集团服务投诉热线进行反映,工作人员却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工作人员:如果是机场大巴的话,是由机场集团负责的。您说的是出租车,客运管理处那边有执法的人,执法权不在我们这儿,我们只是协助他。这个情况我们也给客运管理处反映过,但是他是流动性的,不是固定到哪个点,所以你抓他很难。

  而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郑州机场客运管理站站长田明伦一直强调的则是机场“出租车、黑车数量多、人手严重不足”。

  田明伦:咱们机场一共是15个人,我们是一个班5个人,早上9点到晚上12点,管理难点我们人员少。现在连富士康、港区都要由我们这15个人来管理,我们还要管好机场候机楼的出租车排队,还要打击黑车,人员太少了,难度特别大。

  客运管理部门的解释,是否得当?河南农业大学交通运输系主任姚新胜认为,除了借鉴外地经验、丰富监督举报途径、创新监督取证手段,作为管理部门,也应该摒弃“车多、人少”等所谓理由,创造条件为社会提供更好的服务。

  姚新胜:我们的港区建设已经进入新平台了,原来还是个村,现在是一个城市区了,现在不能再像原来管村那样去管理了。他们可以向上级申请,增加队伍嘛,这个是没啥说的。他的问题由他向上级申请解决,他对我们社会提供服务,他必须提供。

  机场租车乱象的背后,其实也呈现出了机场周边群众的谋生惯性,以及新失地农民的就业途径单一。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教授李金铠认为,彻底解决机场租车乱象,机场周边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还需长远考虑。

  李金铠:长效机制没有解决,给了一个过渡性的措施你可以跑车,时间长了,他们形成一种习惯了。政府对失地农民真正的关怀及就是出台措施,包括从意识上、技能上、从培训上,给失地农民一种长效机制去引导他们、去培训他们,使他们成为一种合法的经营者,我觉得这是政府要做的事情。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76373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