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寒假辅导班依旧火热的背后:教些啥,谁在教?
2018-02-22 07:34:45 来源: 光明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寒假辅导班依旧火热的背后

  刚放寒假,北京市海淀区初二学生宁宁的奶奶就不胜其烦,她的手机每天都收到很多条“一对一”培训班的广告信息。更令她难以理解的是,期末考试期间,学校通知家长去领寒假作业、辅导书,领取的地点却不是学校,而是海淀区某主打“一对一”辅导的教育培训机构。

  “领作业那天,不少家长被培训机构追问信息资料,有的家长搪塞过去,只领书不留资料。培训机构的人告诉我们,寒假作业的答案他们有,可以接着参加‘一对一’辅导。尽管后来学校老师告诉我们不用在培训机构拿答案,但是大家心里还是疑惑重重。”宁宁奶奶告诉记者。

  这些机构为什么和少数学校关系如此密切?

  随着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分数也不再是单一指标,评价体系日趋多元,学业成绩和综合素质评价等,也将成为升学的重要依据。早些年直接为升学服务的奥数班、重点中学占坑班、各式加分特长班渐渐偃旗息鼓,但“一对一”课外辅导这个全新的培训形式却日渐走红:“一个老师带一个学生”、“保证提分”、甚至“先签约再缴费,不提高60分以上全额退款”,刺激家长神经的宣传口号不绝于耳。

  在中小学不断强化综合素质教育改革的今天,为什么“提分”“保过”这种对单一分数直白的追求还大有市场?

  寒假辅导班教些啥,谁在教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学生在这个机构领取的寒假作业有初二语文的《魔法训练》、课外读物《三国演义》和《师说阅读》等,简介上写着“提高学生的理解能力和口语交际能力”等。记者了解到,以“赠阅辅导资料”“提供课外阅读”等方式和学校合作的机构不止宁宁所在学校一家。这些机构的主打项目都是“一对一”辅导。

  记者按照宁宁的寒假作业领取凭条上面提供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找到了培训机构联系人张老师。她表示,这个机构是“东城、西城、海淀中小学教学一线教师一起合办的工作室”。

  而各级教育部门多次明令禁止中小学校教师有偿补课,最近一次是在2015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禁止“在职中小学教师参加校外培训机构”,那么这个机构宣称的教师资源又是从哪里来的?

  张老师表示,她本人曾是海淀区一名一线数学老师,现在已经辞职专门从事培训咨询工作。“工作室”其他老师都是一线教师,有十年左右从教经验,利用课余时间为学生补课。她耐心地解释“一对一”辅导的好处,个性化教学的尝试有多么成功。“多低的分、多差的学生我们都敢接。”张老师说。

  “现在学校尽管也是小班化教学,但是学生的情况千差万别,有些学生分数上不去是由于基础不牢,有些则是思路打不开,还有一些是举一反三的能力不强,缺乏发散思维,‘一对一’的好处,就是能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处理。比如有个初中学生很用功,成绩就是跟不上,我们经过测试发现,他从小学6年级开始对数学就一知半解,于是我们从小学课程给他补起。我们因材施教,提分真的很快。”张老师告诉记者。

  她举出学生的实际例子证明所言非虚:“某中学初二学生沈子林,三次‘一对一’课后,数学成绩从60分提升到99分,这些你们都可以去学校打听。他们成绩提升快的另一个原因是在我这里做题,上自习。我们每次课后大量做题,课后做题时间我们不收费,不会的时候老师及时讲解,这些也是学校教学里不能保证的。”

  分数为什么还是“金标准”

  分数真的很重要吗?在中小学不断强化综合素质教育改革的今天,我们分明看到了对学生更多元的评价标准,为学生个性化发展提供了更多元的选择。为什么分数或者说单纯追求分数的培训班还是这么有市场?

  2016年秋季学期开始,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平台、综合社会实践活动平台、综合素质评价平台相继开通实施,为何大家还是把分数放在第一位,关注分数之外这些广阔空间的还不多?

  宁宁奶奶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了这个问题。尽管学校不再作成绩的横向排名,却通过别的方式让家长了解自己孩子的位置。“学校会评出30名‘翰林奖’,30名‘状元奖’,30名‘贡林奖’,其他还有‘潜力之星’等,这样就能把学校的前150名学生排出来。家长心里都清楚。”

  而随着学校规模的不断扩大,一些校外实践活动不能惠及所有学生,比如去一些单位调研实践,调研报告往往能够获奖,这些奖项又是综合素质评价中重要的一环。因此,学校选取哪些孩子去调研就显得很重要。“遗憾的是,学校大多数情况下会选择成绩好的‘实验班’孩子去,普通班的孩子如果想要参与,只能想方设法提高成绩。我们也了解到,在一些好中学,往往是全校学生都有这个机会,但是能提供这种条件的学校很少,大多数情况下,孩子的成绩还是很重要。”家长向记者反映。

  中国人民大学附中教师刘成章认为,尽管综合素质评价体系框架已经建成,但是评价标准和评价信度的缺失,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分数加了码。

  除了这些客观因素,家长焦虑的心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宁宁奶奶称之为“剧场效应”——在剧场中,如果有一个人为了看得更清楚而站了起来,一旦劝阻无效,所有人都会站起来看戏;或者说,如果有一个人喊“失火”,大多数情况下,大家不会按规矩排队出场,而是一拥而上堵住门口。

  “时间一长,大家渐渐忘记了教育孩子的真正目的,远离了好品德、好习惯、有知识、有技能等育人本质,一门心思追逐捷径。再加上培训机构煽风点火,大家心中越来越乱。”宁宁奶奶告诉记者。

  综合素质评价需细化标准

  这种现象如何改变?不少家长和专家呼吁,要把综合素质评价体系的配套政策和尽快完善、评价标准要尽快统一细化。

  比如综合素质评价体系目前涉及的三个平台,还有即将开通的劳动实践活动平台,2019届学生(今年入读初二的学生)是第一年用到。不少家长反映,本身应该在2016年秋季学期开始实施,但是通知家长的时候已经是2017年2月了。“学校通知我们要先把第一学期的活动全部补上,资料全部上传,才能落实第二学期的大课堂、志愿者等活动。由于太仓促,中间难免出现漏误。”宁宁奶奶说。

  而这些评价方式之间缺乏统一的标准,也是学生家长焦虑的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初中教师告诉记者,“大多数学校的倾向是,把每一个学生都评价得很好,这拉不开距离。”因此,刘成章呼吁,综合素质评价体系的配套设施应该尽量细化完善。

  “我想说的是,其实分数并不一定代表刻板、缺乏创新能力,分数当然很重要,目前的问题在于评价方式应该更多元、评价体系更完善。我们应该多发现一些专才,而不仅限于‘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学’五大竞赛。通过综合素质评价,我们希望一些绘画、音乐、美术、文学等专才也能崭露头角,但是这需要制定行之有效的衡量标准,还要增加听证、公示等环节,引入社会监督。”刘成章说,“总之,框架搭成了,仅仅是第一步。”

  (记者 姚晓丹)

+1
【纠错】 责任编辑: 闫丹丹
相关新闻
  • 当堂考试也收课时费 高价课外辅导班到底值不值
    新的一周开始了,虽然各个学校的中小学生还都处在紧张的期中考试前后,但各大课外辅导机构的寒假班、春季班已经吹响了“招生”的号角。对于这种明显不合理的课程设置或赶上“不靠谱”的老师,几乎每个家长都遇到过,多数家长都选择“一忍了事”。
    2017-11-14 07:54:32
  • 孩子暑假被彻底“绑架” 培训班不是包治百病良药
    10多天来,陈明敏感觉每天都过得“兵荒马乱”的。她关注了一个很火的数学辅导班,网站上打出令家长们“心潮澎湃”的口号——“努力一暑假 开学当学霸”。每天上两个半小时,连续上20天为一期,中间只有一天休息,同时老师提出一个硬性要求——家长必须陪读,以便每天回家辅导孩子复习。
    2017-07-25 07:36:27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铁花火雨”庆新春
“铁花火雨”庆新春
郁金香盛开游人来
郁金香盛开游人来
娃娃过大年
娃娃过大年
红红火火过大年
红红火火过大年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143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