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让农民工不再“年年讨薪年年难”——透视农民工工资保障机制变迁
2018-11-23 08:31:09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北京11月22日电 题:让农民工不再“年年讨薪年年难”——透视农民工工资保障机制变迁

  新华社记者叶昊鸣、邬慧颖、黄浩苑

  改革开放的40年见证了南来北往的打工潮,也品味了千千万万农民工的酸甜苦辣,而“农民工讨薪难”始终是其中绕不开的一个话题。

  40年来,无论是农民工自己讨薪,还是政府、机构维权,不断获得聚焦的背后,是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是社会大众的积极关注,也是工资保障机制不断完善、不断提高的一条变迁之路。

  旧时讨薪路,道阻且艰

  1997年,已经在广东顺德一家民营电器厂担任车间组长的黎永汉,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欠薪。

  “那是我进厂后的第4年。前几年工资都是按时发,但从那一年开始,电器厂开始拖欠员工工资,到最后就完全不给了。”黎永汉说。

  已经介绍了不少湖南老乡来这里打工的黎永汉,深受年轻职工信任。为了要回自己的辛苦钱,被推举为职工代表的他前去与厂方谈判。“本以为会遇到刁难,但电器厂领导却态度很好。”一个月后,黎永汉的工资全部被补齐,但他手下的部分工人却遭到了辞退。

  这是当时珠三角地区工厂的惯用手段:先安抚并满足代表职工出面的“领头人”的要求,随后迅速辞退讨薪闹事的普通员工。黎永汉虽然没有受到利益损伤,但却被辞退的职工责骂。

  与黎永汉的遭遇相比,当时重庆市荣昌县(现为荣昌区)的陈廷灿与他308名农民工兄弟姐妹的讨薪之路,更显曲折艰难。

  “我们1998年在荣昌县西部宾馆干活,1999年春节后,工程还没竣工承办单位就跑了,我们17.6万元的工资没影了。”陈廷灿说,这笔钱对于他们来说,有的是治病的救命钱,有的则是子女学费的救急钱。

  陈廷灿和其他3名工友被推选为代表,踏上了寻找项目负责人刘桂斌的5年讨薪之路。“5年中,我们无数次找过刘桂斌,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有一次他甚至找来了十几个满脸伤疤的‘黑社会’,把我们揍了一顿。”提起当年的事,陈廷灿依然十分激动。

  最终在当时荣昌县法律援助中心的帮助下,这309名农民工在法院立了案,并且免缴了6000多元的诉讼费和800多元的执行费。

  黎永汉和陈廷灿的案例,是二三十年前农民工讨薪难问题的写照。

  政府维权,讨薪之“苦”不再久矣

  时间的指针划向了新世纪。虽然维权讨薪的现象依旧存在,但无论是在力量还是方式上,都有了极大的变化。

  “我刚到这里做工1个多月。前几天,工地给我办的银行卡上突然多了5000多元钱,我才想起这是我上个月的工钱。”正在新余北湖帝景项目做工的朱毛古说,这是他第一次按月领取工资。

  而就在今年年初,这个拥有8年多模板工经验的江西汉子还在为如何上老板家、项目部讨回被拖欠的1万多元工资烦恼不已,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也能够像白领一样,按月领取工资,不再受讨薪之“苦”。

  朱毛古的经历,是江西省从源头治理农民工工资拖欠顽疾的其中一例。自2016年1月起,江西省重点从规范劳动合同,规范农民工基本信息采集、录入、上传和更新,规范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和预存工资,规范农民工工资核算,规范农民工工资支付,规范农民工工资监管等6个方面监管农民工工资支付。截至2018年9月底,江西省11个设区市本级、120个县区及开发区共3372个新开工建设项目纳入农民工工资实名制监管信息系统,通过专用账户为19.89万名农民工发放工资14.6亿元,纳入实名制监管的建设工程项目未发生一起欠薪闹薪事件,政府“帮忙”讨薪取得明显成效。

  而在广东,这股维权的力量更加庞大,方式也更加多样化。

  “从现在起到明年初,广东全省各级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机构开展‘百日清案’行动,对2018年以来符合条件的农民工工资争议案件,依法做到有案必立。对涉及人数较多、涉案金额较大的集体争议案件,将采取挂牌督办、邀请多方代表调解仲裁等方式处理,确保实现涉及农民工工资案件在春节前基本审结。”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广东省仲裁机构已为7.3万名农民工追回工资、经济补偿及社保等待遇。

  努力实现2020年基本无拖欠

  欠薪无小事。进入21世纪以来,农民工欠薪问题始终是受到决策领导层高度重视的民生问题。

  劳者有其得,政者有其为。一项项政策法规的出台落实,显示了党和国家维护农民工劳动保障权益的坚定决心。

  2011年2月25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中,将部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行为纳入了刑法调整范围。同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开始施行,拒不支付劳动者报酬等行为也正式列入其中。

  2015年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安部四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查处衔接工作的通知》,意味着欠薪犯罪将受到更为严厉的打击。

  “到2020年,形成制度完备、责任落实、监管有力的治理格局,使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得到根本遏制,努力实现基本无拖欠。”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中,以“2020年”为节点,指出了解决欠薪问题的目标。

  2018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先后公布了两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黑名单”,通过联合惩戒的方式对违法失信主体在政府资金支持、政府采购、招投标、生产许可、资质审核、融资贷款等方面予以限制……

  40年风云变幻。从最初依靠自己讨薪、吃尽受尽讨薪“苦”,到中央颁布政策法规、地方施行方法措施多管齐下,昔日黎永汉和陈廷灿们的艰辛逐渐在成为历史,朱毛古们的喜悦也将成为常态。

+1
【纠错】 责任编辑: 闫丹丹
相关新闻
  • 江西28名农民工被欠薪 老板以29万块砖相抵(图)
    江西28名农民工被欠薪,老板以29万块砖相抵,在法院及当地政府帮助下,留守砖厂的4名农民工终于把砖卖完了——2017年2月,他们经一名福建人介绍,带着同乡其他24名农民工来到江西南昌,在宋家砖瓦厂从事红砖拉坯、烧窑等重体力劳动。
    2018-02-01 10:30:33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漠河迎来入冬最低温
漠河迎来入冬最低温
山火肆虐后的天堂镇
山火肆虐后的天堂镇
蜂鸟戏花
蜂鸟戏花
探访陕西历史博物馆馆藏文物
探访陕西历史博物馆馆藏文物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00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