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张英:心之所属——家的方向
2017年02月09日 14:17:45  来源: 中国记协网
【字号  打印 关闭 

    凌晨快1点,K4099次列车在天水站停靠,他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的镜头里。个头不高、黑而微胖、脸上泛着高原红,一路狂奔差点误车。他叫周怀庆,一名地地道道的铁路职工。我从小在铁路子弟学校读书,在我的印象里,铁路职工都是那种任劳任怨、不言不语的形象,但是他不同,仿佛浑身冒着能量、眼里自带光芒。

    周怀庆去年硕士毕业,他说,班上四十多个人,那些学习成绩不如他的,毕业后去做设计、搞开发,穿得西装笔挺坐办公室,而他呢,拿着冻馒头喝凉水整夜整夜上路检修。别人当面夸他青春无悔,背后都骂他傻;别人挣钱哗哗哗,他一月拿四千还算高工资。说真的,没有心理落差是假的,不过周怀庆牛就牛在,他清醒地知道不管当白领还是做工人,这就是他的选择,爬也要爬完。

    这一刻,我真被这个小伙子击中。他可以把宝兰客专几百公里一步步丈量完;可以推迟婚期保证通车前不让自己分心;可以不休假、不逛街,所有这些“可以”,都源于对选择的这份职业心生敬畏。的确,还有什么比这种“选择”来得更有价值呢?

    说到“选择”,还有一种选择是情非得已。韩海车,29岁,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大女儿今年13岁。她有14个月没有见到孩子们了。在她老家,要么打工,要么放羊,她选择不再受穷、远走他乡。

    接下来,似乎不像是采访,更像是两个妈妈的对话。白天,拉面馆里生意红火,韩海车是个精明能干的老板娘。晚上,孩子不在身边,无法陪伴的痛苦翻来覆去地折磨着她。“孩子跟你亲吗?”我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韩海车的回答不遮掩:“不亲”。

    她告诉我,女儿从出生8个月开始就交给奶奶照料了,就连一块糖,女儿都会先想到奶奶,根本想不起妈妈。在孩子的眼里,妈妈跟隔壁的阿姨没什么两样。这些让韩海车难过,她甚至一宿一宿地哭,可并不后悔,也不能后悔,她的想法极其简单,让自家孩子跟别人家的一样,要什么有什么。

    像周怀庆、韩海车这样的普通人,在K4099次列车上还有很多。有扛着一百多个馒头看望女儿的父母,有辗转两趟车给孩子送猕猴桃的乘务员,还有奶奶病危赶回家探亲的打工者……K4099次列车,是今年春运首趟新增列车,夕发朝至,全程黑夜。我一夜没睡,在车厢里一趟一趟来回走。听着大叔的鼾声、听着孩子的呢喃、听着夫妻间的嗔怪,我觉得那一刻的记录如此珍贵。这不是一趟普通的列车,而是一个个家庭,承载了一个个回家人的哀伤喜悦。我们能用自己的镜头、自己的观察把这一个个普通人的故事串接起来,满足而幸福。

    还记得那个穿着粉色兔子外套的小宝宝,10个月大,冲着我一直乐,拉着我的胳膊就啃,恨不得想钻到我的怀里来腻一腻。看着她,我忍不住回想我的宝宝10个月大是什么样子,跟她一样高吗?比她重吗?我真是想不起来。模糊间记得,那个时候的我也在某趟列车上采访,或是在某个山沟里蹲点。

    也许,我就是周怀庆,我也是韩海车,既要对自己选择的职业全力以赴,也要做一个奋不顾身的妈妈。生活的小确幸只有一个,那就是心之所属,家的方向。

 
更多阅读:
 
(责任编辑: 张爽 )
更多图片 >>  
010020111310000000000000011100001360437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