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者讲好故事|刘芸:记者是什么样子?
2018年04月27日 08:57:21  来源: 中国记协网
【字号  打印 关闭 

    2010年大学毕业后,我入职九江日报社,当记者是爸爸给我设置的梦想,他想在报纸上看到我的名字。从当上记者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打满了鸡血,觉得这个职业自带光环。

    2015年春节前夕,我采访90岁的苏桂英老人,老人一生坎坷,先后结过三次婚,生了17个儿女,却都不幸夭折,在老人的破旧的房屋内,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她省吃俭用,买好的一块墓碑和两捆纸钱。老人孤身一人过了40多年,临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每年过年,我都是一个人。再过几天,又是大年三十了,好想活着的时候,有人陪我过个年啊!”。

    那一年,我们不仅陪老人过了一个热闹的新年,还为老人募集到4万元爱心捐款。那一年让我最感动的画面,是一个读大学的男生,看了我们的新闻报道后,从北京带着帐篷和电脑,到苏奶奶家连了几天的网络信号,终于在年三十晚上陪苏奶奶在电脑上看了春节联欢晚会。

    是的,当我笔下的新闻主角得到爱心帮助时,当“记者刘芸”这四个字一次次出现在报纸上时,我开始渐渐明白,记者光环的背后是一种付出。

    2014年,我从传统媒体转型新媒体,这三年来,我几乎全年无休,手机从不敢关机,生怕漏掉了任何一条新闻。细心的妈妈在朋友圈看到我的工作状态,每次都给我留言说:女儿,不要太辛苦,她甚至后悔劝我成为一名记者。

    然而,前不久的一次采访却让我更加坚定了做记者的心,我也更加懂得,当好一名记者,不只是为了头顶的光环,更是因为内心的一份责任。

    2017年6月24日凌晨,我的家乡修水县突降特大暴雨,杭口镇6名镇干部驱车前往遇险的村救援,凌晨时分遭遇洪流冲击, 3名基层干部失联。 

    听到“程扶摇”这三个字时——我的心猛地一震,这是我的同学啊!当天下午2点多,我冒着大雨赶到受灾最严重的杭口镇杨坊村,也就是三名干部的失联地。洪水比我想象中的严重很多,搜寻一直没有结果。

    2013年,我的同学程扶摇,成为了大学生村官队伍中的一员,当大家对独生子女的责任和担当还抱有怀疑的时候,他开始骑着摩托车走村串户。他的朋友圈发过一张黑不溜秋的照片,那是杭口村南山突发大面积火灾,他年轻体力好,冲在最前头,四五个小时后,山火被扑灭,同事给他拍下这张满脸是灰的照片。

    就是这么一个努力工作的程扶摇,性格开朗爱踢球会唱歌的程扶摇,被洪水冲走80个小时后,他的遗体在十多里外的修河中找到,我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记者。我看着他的家人一个个往河里冲,我听到他老父亲哭着喊,“扶摇,我们回家了。”我在一旁心如刀割,他和我年纪一样大啊。扶摇的父亲说:“如果再过30年,哪怕是20年,我作为父亲都更能接受一些,现在的扶摇太年轻了,他的孩子太小。”

    整个杭口镇政府因为这3名干部的失联,气氛都非常悲伤,采访过程中,他们说着说着就哭了,我听着听着也受不了了。失联干部匡美建是我大伯的好友,常常来奶奶家中吃饭聊天。记得一次过年村里下大雪,我们都在院子里玩雪,匡叔叔却开车要走,大家问他怎么了,他说大雪封山,偏远的黄荆村成了孤岛,乡里打算给村里送些油和米等食物。厚厚的积雪都快齐膝盖了,他和村干部每人背上30斤大米和一床棉被,徒步赶往黄荆村,他们走一段、歇几脚,原本三十分钟的车程,硬是走了10多个小时才到达村里。

    记忆中匡叔叔很帅,会游泳,我们曾在村口的小河里一起玩水。而这一次遇到洪水,他却再也没有回来。同车获救的人告诉我,匡叔叔在洪水来袭时对同事大喊:“往上跑,快往上跑!”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的女儿可可今年才10岁,想爸爸的时候她就去衣柜翻开爸爸的衣服,然后蒙着头大哭,她不想让妈妈看到。可可班上的同学,在校旁的奶茶店里写满了“奇迹总会出现,你爸爸会平安归来”的字条。

    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累的一次采访,却也是对责任、对生命、对亲情领悟最深的一次。作为一名记者,我面对过许多生离死别,但这一次,真真切切发生在身边的是我身边的叔叔、同学,他们是中国大地最基层的党员干部,面对危险他们看的见、豁的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写他们,想他们,泪水不时流下,打湿纸张,模糊了笔迹……

    返程路上,妈妈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女儿工作8年,才知道女儿工作这么辛苦,你以前还有点矫情,喜欢喊苦喊累,当记者后却不退缩,妈妈觉得你很棒。

    我想,这就是记者的样子,因为责任,我们付出,因为付出,我们才对得起头上那顶光环。

    本文版权归中国记协所有,转发请注明来源。

    原标题:好记者讲好故事 | 九江日报社刘芸:记者是什么样子?

 
更多阅读:
 
(责任编辑: 张泽月 )
010020111310000000000000011100001371404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