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时代:强军路上呼唤“文学轻骑兵”
2019年05月24日 15:44:54  来源: 《军事记者》
【字号  打印 关闭 

——谈新时代军旅报告文学的创新发展路径

    2019年1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全媒体不断发展,出现了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导致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面临新的挑战。”“我们要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使主流媒体具有强大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形成网上网下同心圆,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让正能量更强劲、主旋律更高昂。”

    文化文艺工作、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和新闻出版工作一样,都是宣传思想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全媒体时代为军旅文学尤其是军事报告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可能和机遇,也提出了新的挑战。作为“文学轻骑兵”,报告文学如何融入全媒体时代,实现高效融合和创新发展,为全媒体时代提供更多的优秀作品、为人民群众和广大官兵奉献精神食粮,是摆在热爱和从事报告文学创作的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面前的一道重要课题。

    早在2016年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好的新闻报道,要靠好的作风文风来完成,靠好的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得来。2018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指出,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努力打造一支政治过硬、本领高强、求实创新、能打胜仗的宣传思想工作队伍。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看望政协文艺界社科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时,对文化文艺工作、哲学社会科学工作提出了“四个坚持”的要求—要坚持与时代同步伐,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要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要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毫无疑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力”和“四个坚持”,不仅为军旅报告文学指明了创作方向、谋划了创新路径,而且为军旅报告文学的传播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

    一、要增强脚力,接地气,坚持与时代同步伐

    何谓脚力?就是迈开双脚到基层去、到群众中去、到官兵中去、到实践中去。“脚板底下出新闻”,正是脚力的生动诠释。所谓“七分采访,三分写作”也是这个道理。脚力,既要有抢新闻的速度,又要有深入基层(连队)深入群众(官兵)的实践,其要旨是要有敢于吃苦、能够吃苦、甘于吃苦的精神。只有锤炼过硬的脚力,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才能走千山万水,历千难万险,吃千辛万苦,迈开双腿,拿起笔杆,用“脚板”加“笔杆”,高质量地创作出反映社会正能量,呼唤社会良知的好作品。因此,增强脚力的过程,其实也是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与时代同频共振,自我锻炼、自我提高、自我升华的过程。

    从创作的题材和内容来看,报告文学要比小说、诗歌、散文等其他门类的文体具有更加直接的价值可能性。20世纪30年代,报告文学以“短、平、快”的特点登上文坛,获得“文学轻骑兵”的美誉。“文学轻骑兵”的属性决定了报告文学必须快速、真实、生动、准确地报告社会的存在、时代的进程和历史的发现,因此它是一种时代文体,是时代、社会的“史记”,也是人民群众(基层官兵)的“心灵史”。因此,报告文学是最能接触人民生活、最能体现人民利益、最能反映人民心声、最能创造人民智慧、最能完成人民使命的文体。在报告文学作家队伍中,一代代军旅作家、军事记者或有过军旅生涯的作家,是最雄壮、最整齐、最担当、最有力量且最有光荣传统的一支战斗队,而且是一支敢于战斗、善于战斗的文艺“前哨部队”,奉献出了众多经典的“战斗文学”,并被历史所铭记。

    1950年12月,时任《解放军文艺》副主编魏巍和新华社记者前往朝鲜碧潼战俘营调查美军战俘情况。在朝鲜战争前线,他耳闻目睹了志愿军官兵感天动地的英雄事迹,受到极大震撼,请求留下来进行为期3个月的战地采访。回国后,魏巍创作了短篇报告文学《谁是最可爱的人》,热情讴歌了志愿军第38军112师335团1营3连官兵拼死守卫松骨峰的英雄事迹。他回忆说:“我在部队里时间比较长,对战士有这样一种感情,觉得我们的战士是最可爱的人。每当我和他们坐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满心眼儿地高兴。这次我到朝鲜去,在志愿军里,使这种感情更加深了一层。我更加觉得战士们的可爱。”“这个题目不是硬想出来的,而是在朝鲜战场上激动地从心里跳出来的,从情感的浪潮中蹦出来的。”1951年4月11日,《谁是最可爱的人》在《人民日报》第一版发表,在国内引起巨大轰动,得到毛泽东、朱德和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赏,后来入选中学语文课本,“最可爱的人”成为人民子弟兵的代名词,影响了几代人。

    改革开放以来,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以自己强健的“脚力”,在抗洪救灾、抗震救灾、抗击非典等重大非战争军事行动中表现突出,创作了《唐山大地震》(钱钢)等诸多名篇佳作。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解放军出版社立即组织全军作家集体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惊天动地战汶川》《万众一心建家园》,成为军旅作家“集团冲锋”完成的史志。

    习近平总书记说:“基层跑遍、跑深、跑透了,我们的本领就会大起来。”在新时代,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更要有一股不畏风雨的气质,要“沉得下去、站得起来”,走进基层走近官兵,深入军营生活深入前线,接地气,与时代同步、与官兵同心、与祖国同行,才能用生花妙笔展现军营生活的多彩和强军事业的伟大,在为祖国、为人民军队、为基层官兵立德立言中成就自我、实现价值。由笔者策划的《强军进行时》报告文学丛书,正是响应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的召唤,组织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深入基层一线采访创作,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展现全军官兵在新时代的强军实践和强军风貌,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二、要增强眼力,树正气,坚持以人民为中心

    眼力就是眼光,是观察鉴别事物、辨别是非好坏的能力,具体地说就是分析、辨别和判断的能力,这是宣传思想工作的基本功,也是报告文学作家和军事记者必须具备的素质。增强眼力,就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树立正气,传递正能量。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这是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决定我国文艺事业前途命运的关键。广大文艺工作者要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旗帜,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生动活泼、活灵活现地体现在文艺创作之中,用栩栩如生的作品形象告诉人们什么是应该肯定和赞扬的,什么是必须反对和否定的,做到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新时代的文学是人民的文学。几十年来,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在军旅题材报告文学创作中,始终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锤炼和培育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家,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比如,何建明的《共和国告急》《部长与国家》《落泪是金》系列、黄传会的《“希望工程”纪实》《中国山村教师》《贫困警示录》系列;王树增的《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系列;王宏甲的《无极之路》《智慧风暴》《塘约道路》系列;李鸣生的《飞向太空港》《澳星风险发射》《中国863》系列;徐剑的《鸟瞰地球》《大国长剑》系列。

    在新时代,军旅报告文学如何继续发扬优良传统,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以鼓舞士气,更好地服务于备战打仗,提高战斗力,提高军事文化的软实力,这是广大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需要深刻思考的问题。

    三、要增强脑力,铸底气,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

    脑力,字面上是指人的记忆、理解、推理、想象能力,引申意义则是指一个人的思想、政治和理论水平。显然,脑力是思想行动的“指南针”。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衡量一个时代的文艺成就最终要看作品。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最根本的是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作为“文学轻骑兵”的报告文学,是反映真人真事的文体,就更应该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作为文艺创作的主旋律,引导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

    几十年来,军旅作家和军事记者创作的军事题材的报告文学,在创作选题的选择、叙事形态的创新、思想的多元开放上,都凸显了前瞻性、思想性和现实感、历史感,打通了讴歌与批判之间的隔阂,体现和发挥了报告文学文体功能的本色和作用,奉献出一大批精品力作。比如:刘亚洲的《恶魔导演的战争》、袁厚春的《百万大裁军》、大鹰的《志愿军战俘纪事》、胡世宗的《最后十九小时》、钱钢的《海葬》、李延国的《在这片国土上》、王宗仁的《青藏线》、中夙的《侨乡步兵师》、张卫明的《华北大演习》、陈歆耕的《点击未来战争》、金辉的《西藏墨脱的诱惑》、张正隆的《血情》、郭晓晔的《又见上甘岭》、邢军纪和曹岩的《锦州之恋》、徐志耕的《莽昆仑》、吴东峰的《开国将军轶事》、任真的《边关》、傅宁军的《淬火青春》等。近年来,军队还涌现出刘笑伟、丁小炜、傅强、马娜、李骏、张子影、兰宁远、王龙、赵雁、徐艺嘉等一大批新生代报告文学作家。笔者近年来创作的《王明中毒事件调查》《另一半二战史:1945·大国博弈》《世界是这样知道长征的:长征叙述史》等作品均引起较好反响。

    四、要增强笔力,鼓士气,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

    何谓笔力?不言自明,笔力就是作家的创作能力和写作水平,也就是下笔成文、妙笔生花的能力。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笔力,就是作家和记者的“金刚钻”。“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脚力、眼力、脑力,最终都体现在笔力上。笔力的强弱,也可反映出脚力、眼力、脑力的高低,实质上体现的是一个人的政治素质、理想情怀、知识水平、文化修养、专业功底。

    功夫在诗外。要想采访创作出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就必须坚持以明德引领风尚,树明德之心,做明德之人,为明德之文。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当今文艺创作空间无比广阔、创作手段无比自由、创作题材无比丰富的大好局面下,文艺工作者更应该坚守艺术理想,更应该有社会责任感和道德自律精神,要对生活素材进行辩证分析和判断,用文艺的力量温暖人、鼓舞人、启迪人,正人心,善风俗,引导人们提升思想认识、文化修养、审美水准、道德水平,激励人们永葆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和进取精神,从而创作出具有思想穿透力、审美洞察力、形式创造力的优秀作品。

    《解放军报》原副总编江永红是最关注新军事变革现实进程、也是对之投入精力最多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总是敏锐、及时、新鲜、独到、犀利,在军旅报告文学中独树一帜。从《蓝军司令》到《中国师》《好梦将圆时》,以至最近接受笔者约稿而撰写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蓝军》《战狼咆哮》及从中节选出来的《特战者归来》等,无不表现出他对人民军队在现代化、信息化建设上的问题意识和反思精神,描写军营人和事、展示现实矛盾,有着理想主义的激情与前沿俯视的哲学思索。比如他在作品中提到的“实战化训练中暴露的问题就是改革要针对的问题,实战化训练是改革的发动机。改革不是目的,打胜仗才是目的。只有奔着打胜仗的改革,才是我们需要的……”这些来自基层真实的声音和独立的判断,不仅观照生活,而且启示人心,展现了现实主义精神在现实题材上创作的巨大张力。在这方面,从文学编辑改行军事记者的江宛柳也有精彩的表现。她的《没有掌声的征途》同样展现了丰富性和深刻性,新鲜而富有时代感,既没有回避现实矛盾,也没有掩盖那些让人忧心或焦虑的弊端,而是经由颂扬、剖露、思考的汇合相融,把一个有血有肉的现代军官形象推到了读者的面前。若要说到当代军旅报告文学的进步,富有前沿精神且不回避现实矛盾,则是最具时代意义的标志。[1]

    改革开放40年来,报告文学在“时代文体”的塑造上,最为成功的一点,是它以自己的实绩超越了新闻体式,而趋向于思想性文体、主体性文体,而读者期待作家在报告文学中给出对于重大新闻事件具有深度和广度的认知和思考。毫无疑问,全媒体时代是一个需要报告文学的时代,也是报告文学大有作为、大有可为的时代。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一个不争的事实已经迫在眉睫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那就是我们的作家和我们的文学已经远远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甚至出现了落伍于时代、落后于人民的危机,难以适应时代发展、不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如何跟上时代步伐、把握时代脉搏、进入时代心灵、引领时代风尚,是广大作家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因此,在全媒体时代,报告文学作家更应该发挥自身作用,坚定“四个自信”,不断增强“四力”培育,做到“四个坚持”,以历史的责任和担当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对重大问题发出正义的声音,对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伟大变革作出及时、科学、准确的诠释,为历史抒写、为人民抒情、为梦想抒怀,凝聚民族伟大复兴和强军兴军的磅薄力量。

    【注释】

    [1]周政保.非虚构叙述形态[M]. 北京: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9.

    (作者丁晓平 系解放军出版社军事编辑室主任)

     原标题:

 
更多阅读:
 
(责任编辑: 安雪晴 )
0100201113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086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