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版特朗普"杜特尔特蹿红 缘何异军突起?

0

  资料图:罗德里戈·杜特尔特。

  在菲律宾总统选战中,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对自己的定位是:反建制、有办法,打出“系统坏了,我来修理”的口号。

  满嘴脏话、简单粗暴以及政治不正确却是杜特尔特给人留下的首要印象。他因此被路透社称为“菲律宾版特朗普”,既指他在选民中蹿红的程度,也指他口无禁忌、信口胡喷的风格。

  【“铁拳”市长】

  杜特尔特在竞选中强调法律与秩序,承诺当选后将严厉打击犯罪和腐败,正中选民心怀。

  71岁的杜特尔特是一名律师,过去25年任职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最大城市达沃市市长。有150万人口的达沃市曾经帮派横行、极端武装势力猖獗,但在杜特尔特治下治安明显改善,成为以安全著称的菲律宾城市。他本人也以强硬手腕打击犯罪著称。

  人权组织称,杜特尔特曾组织“死亡纵队”在达沃市跟踪犯人并施行法外处决。杜特尔特对此毫无悔意。“如果我能当选总统,我会和当市长时一样,”他说。

  杜特尔特缺乏全国政坛的从政经验,但仍然在选举中赢得最高支持率,与他打击犯罪和腐败的决心和过往经历不无关系。

  虽然近年来菲律宾经济持续增长,但腐败、犯罪和毒品泛滥却一直困扰着菲律宾普通民众。杜特尔特将打击犯罪和腐败作为首要竞选议题,在选民中极具号召力。他本人甚至承诺,要在当选后3到6个月铲除犯罪和腐败。

  7日在马尼拉最后一次竞选集会中,面对20万支持者,杜特尔特对毒品问题大批特批。“所有毒品使用者,你们这帮狗娘养的,我真的会杀了你们,”他说,“我可没耐心,我没有中间地带,要么是你们干掉我,要么是我杀掉你们这些白痴。”

  【“粗口”竞选人】

  杜特尔特发经常在公开讲话中爆粗口,他在竞选中那些政治不正确、危言耸听又极具感染力的言论引来不少关注和争议。

  杜特尔特说,当选总统后如果执政遭到议会阻挠,他会关闭议会,组成一个“革命的政府”。

  他称,为打击犯罪不惜大肆处决违法人员。“(我被控杀死的)1000人会变成10万人,这会喂肥马尼拉湾的鱼,我会把他们的尸体扔在那儿。”

  他拿一名在菲律宾被轮奸并被杀害的澳大利亚女传教士开玩笑,说可惜第一个施暴者不是自己。

  他用脏话称呼教皇,称与其因为教皇到访堵车5个小时,不如“送他回家”。

  杜特尔特的言论和迅速走红令传统政治力量担忧。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把杜特尔特与希特勒相提并论,警告选民切勿支持他。

  马尼拉德拉萨列大学政治学教授理查德·海达里安认为,对于杜特尔特的过激言论不必担心。“杜特尔特完全是体系外的人,”他说,“激烈言辞和现实总有差距,但就是管用,在不少人中引起恐慌,将他们团结在杜特尔特身后。”

  【折射现实】

  杜特尔特虽然言论过激,但仍然赢得不少选民支持,反映出菲律宾民众对政治现实不满、渴望改变的情绪。

  马尼拉24岁的旅店雇员约尔丹·马拉诺投票给杜特尔特。“如果只能选择一个极端的候选人,为什么不?”他说,“我们想要一个新人,一个不同寻常的候选人。我不在乎他是不是政治精英。”

  对犯罪问题的强硬态度和各种出言不逊几乎成了杜特尔特的竞选标志。他借此把自己描绘成菲律宾政治统治的局外人,在全国政坛经验不足的劣势也成为优点,用以争取不满现行政治格局的选民。

  尽管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致力于发展经济,但受益者主要集中在马尼拉等大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也集中于城市。经济发展创造的职位有限,无从解决每年新增数百万就业人口的工作,城市贫困人口也持续增加。菲律宾大部分乡村发展滞后,贫困滋生,选民心生不满。

  杜特尔特极大地利用了这种不满情绪,在选举中目标直指统治菲律宾政坛多年的政治精英,赢得选民支持。

  “杜特尔特的竞选标志是一个拳头,既针对违法者也针对政治寡头,”菲律宾专栏作家米格尔·塞茹科说,“他传达的信息在对政府失望的穷人中引起共鸣,也在菲律宾各阶层中赢得粉丝。”(袁原)(新华社专特稿)

(责任编辑: 王翠莲)

010020150880000000000000011108661290303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