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VOL1010

辩解?特赦? "通俄门"剧情再更新!

编辑的话Introduction

随着“通俄门”事件近期继续发酵,7月24日,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出席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闭门听证会。他表示,自己没有“通俄”,也否认知晓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中有人勾结过外国政府。自特朗普胜选以来,“通俄门”这场政治大戏已经演绎了近一年,预计不会很快完结。专家分析,随着调查深入,特朗普政府精力不断被牵扯,将影响美国施政改革。

“我没通俄!”特朗普女婿终于开口了

库什纳首次在公开场合对自己卷入“通俄门”的传闻进行澄清

就“通俄门”事件缄默良久的美国白宫高级顾问、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24日终于开口了。这名自称“不好出风头”的房地产大鳄说,自己“没什么好隐藏的”,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没有通俄。美联社报道,库什纳这次国会作证备受关注,一方面因为他是特朗普家族首名因“通俄门”调查接受国会拷问的“圈内人”,另一方面由于他本人给人的印象寡言内向,很少在公开场合发声,从未澄清过自己卷入“通俄门”的传闻。库什纳在声明中说:“我不是一个追求被关注的人……我自己本人没有与外国政府勾结,就我所知,特朗普竞选团队中没有人有这样的行为。”[点击详细]

库什纳发表声明详述与俄方4次接触经过

在出席听证会之前,库什纳还发表了一份长达11页的纸质声明。声明中说,库什纳在去年大选期间和特朗普胜选过渡期曾与俄罗斯方面接触过4次。他辩称这些接触符合自己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对外联络人的职责,无“不当之处”,同时否认依靠俄罗斯资助进行私营领域经商活动。特朗普长子小特朗普此前被曝去年大选期间会见一名俄罗斯律师,后者据称掌握特朗普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的“黑材料”。小特朗普随后公布安排会面的邮件往来,以求“自证清白”,但却侧面证实了库什纳和时任特朗普竞选顾问马纳福特出席了这场在纽约特朗普大厦25层举行的会面。库什纳的纸质声明中说,他收到过小特朗普的邮件,但赴会时并不知晓会谈主题,而且会谈开始后10分钟,他就通过邮件要求助理致电,以帮他从会面中脱身。多名与会者此前表示,会面主要探讨了美国家庭收养俄罗斯儿童问题。此外,库什纳说自己和前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只见过两次,分别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和随后的过渡时期,但双方从未讨论过美国对俄制裁,也没有通过电话进行过其他交流。[点击详细]

库什纳曾提议建立美俄之间的“秘密渠道”?

美媒:库什纳提议开通秘密渠道

《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库什纳去年12月曾在位于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会见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库什纳当时对基斯利亚克提议,开通一条能与克里姆林宫直接沟通的秘密渠道。报道称,按照库什纳设想,这条渠道的安全性可经由俄罗斯驻美外交设施保障,以避开美方监听。[点击详细]

库什纳否认:我们讨论的话题是叙利亚危机

对于这一报道,库什纳在声明中说,他确实见了基斯利亚克,但两人讨论的话题是叙利亚危机。库什纳称,当时基斯利亚克问是否有一条能向他传达叙利亚情报的“安全线路”,这些情报由在前线打仗的俄罗斯军官提供。库什纳当时反问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是否存在这样的通信渠道。库什纳说,自己从未要求开通与俄罗斯联系的所谓“秘密渠道”。他补充说,他与俄罗斯方面的另一次会面是应基斯利亚克的要求,对方是一名俄罗斯银行家,两人并未谈及任何具体政策。[点击详细]

自己赦免自己?特朗普发推谈特赦权引猜测

特朗普与法律团队探讨过总统特赦权的使用范围

据《华盛顿邮报》21日报道,特朗普试图利用总统权力,要求相关部门在“通俄门”中,赦免其家人、助手,甚至他本人。《华盛顿邮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特朗普和他的法律团队,曾探讨过总统特赦权的使用范围,特朗普问及能否对助理、家人甚至自己行使总统特赦权。美国总统特朗普22日连发数条推文,斥责媒体报道不公,炮制假新闻,并表示目前还没有必要动用特赦权。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回应说,特朗普只是“想了解总统权限而已”,没有就特赦权进行讨论。但《洛杉矶时报》称,即使特朗普现在不考虑总统特赦权,但他既然提及,就意味着特朗普承认他的助手、亲人甚至他自己可能在“通俄门”调查中面临法律风险。[点击详细]

美媒:总统特赦自己将会引发法律和政治风暴

英国广播公司(BBC)23日称,宪法赋予总统签发赦免权的权力。美国宪法第2条使总统有权给予违反联邦法律(非各州法律)的人特赦,不过总统遭弹劾时没有此项权力。在实践层面,美国总统可对犯罪者给予特赦或减刑。就“通俄门”调查而言,特朗普可以给助手和家人签署特赦令。不过,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波斯纳表示,如果特朗普特赦家人,有可能面临妨碍司法的指控。至于他是否有权力给自己特赦权,还不得而知。BBC报道说,有人认为,如果特朗普特赦自己,那就相当于一名法官给牵扯自己的案件断案。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乔纳森·特雷说,总统特赦自己将引发严重的滥用权力问题,不会阻止对“通俄门”的调查。哈佛大学法学教授马克·图施耐特认为,“自我赦免绝对是不恰当的,会触发对总统的弹劾。”《华盛顿邮报》认为,如果面对穆勒的调查,特朗普对自己行使特赦权,将会引发法律和政治风暴。路透社23日称,如果特朗普未来某个时候真的赦免自己,那美国最高法院或许必须要就赦免的合宪性做出裁决。[点击详细]

越陷越深 特朗普政府未来会怎样?

执政阻力增大成特朗普政府最大担忧

随着“通俄门”进一步发酵,共和党内部因为着眼2018年中期选举,一些党内人士忙于同特朗普撇清关系。执政阻力增大,成为特朗普政府最大担忧。最近一个佐证是,特朗普在其执政主要承诺——医保法案改革上刚刚遭遇重大挫折。美国参议院将投票暂缓两年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点击详细]

随着“通俄门”持续发酵,特朗普政府恐怕会面临停摆的风险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张军认为,“通俄门”调查不会短期内结束,反而会旷日持久。随着“通俄门”持续发酵,特朗普政府恐怕会面临停摆的风险。张军指出,调查初衷源于对总统行政权力的制衡,但从“通俄门”事件长远来看,相关人士在国会作证后,议员们为了取悦各自选民,对听证内容各取所需。这样的调查将占据政府很多资源,政府忙于应付配合调查,将严重影响政府施政和改革,这其实是很多美国人并不愿意看到的状况。[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董小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