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VOL1026

骚乱变"内战"?对特朗普影响几何?

编辑的话Introduction

12日在弗吉尼亚州爆发的美国十年来最大规模白人种族主义骚乱致3人死亡、30余人受伤。面对这一震惊美国内外的事件,特朗普先是含糊其辞,称冲突双方都有责任,随后调整姿态,公开谴责“3K党、新纳粹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然而,15日他再度反悔,坚称双方都有错,指责抗议者“非常暴力”。这一最新表态遭到媒体和各界人士狠批。事件引发的怒火越烧越旺,反“白人至上”示威持续不断。恶化的事态对特朗普有何影响?被种族隔阂撕裂的美国要走向“新内战”了吗?

被指"包庇"白人至上 特朗普表态引公愤

特朗普称暴乱怪双方 遭狠批:为白人至上辩护

特朗普本周二再次就美国弗吉尼亚州暴乱事件表态,称事件归咎于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另类左翼”。他在记者会上表示,一方面一批人很坏,另一方面另一批人非常、非常暴力。双方都应当对死伤悲剧分担责任。该言论一出立即引发声讨,遭到美国会议员和各界名人的狠批。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在推特中讽刺说,“美国伟大总统寻求团结,而不是分裂。特朗普的讲话明确显示他不是其中之一。”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称特朗普的讲话令人作呕,“这个令人厌恶的讲话唯一好处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如今都不能假装不清楚他是什么人了。”[点击详细]

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创新低

一个危机接一个危机,这成了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的一大“特色”。据美国媒体报道,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仍在继续下滑。最新数据显示,他的总体支持率为34%,创上台以来新低。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从82%跌至77%,而独立选民的支持率则降至29%。而且,这项调查是在11日至13日3天进行的,暴力骚乱事件还未充分发酵。[点击详细]

"众叛亲离" 各大企业CEO纷纷与特朗普"决裂"

一天之内3位CEO退出特朗普“顾问团”

面对弗州夏洛茨维尔事件,美国总统特朗普为白人至上主义“包庇”的做法令他又一次尝到“众叛亲离”的滋味。一天之内,三大公司首席执行官(CEO)退出总统商业顾问团队。美国体育运动装备公司安德玛公司CEO凯文·普兰克和美国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CEO布赖恩·克尔扎尼奇14日相继宣布,退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顾问团”——美国制造业委员会。此前,美国第三大制药公司默克公司的CEO肯尼思·弗雷泽以特朗普未能明确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为由,也退出了美国制造业委员会。[点击详细]

划清界限 "决裂名单"越来越长

自从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特朗普与企业高管的关系很微妙。高管们努力平衡两种角色,一方面,他们想要参与白宫决策;另一方面,受到舆论压力,被期望在社会问题上发表正直意见。然而,7个多月来,批评特朗普政府甚至与之决裂的企业CEO名单越来越长。在特朗普推出旅行禁令后,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星巴克CEO霍华德·舒尔茨、网飞CEO里德·哈斯廷斯、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等都批评特朗普。在特朗普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特斯拉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CEO埃隆·马斯克、迪士尼CEO罗伯特·伊戈尔也宣布退出白宫顾问委员会。高盛CEO劳尔德·贝兰克梵批评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是领导力失效的表现。[点击详细]

骚乱撕裂美国社会 引发"新内战"担忧

美媒:美国正在走向"新型内战"?

“美国正走向一种新型内战吗?”《纽约客》14日不无担忧地写道,弗吉尼亚种族主义冲突之后一天,该州州长发问:“我们怎么走到了这一步?”夏洛茨维尔以及弗格森、达拉斯等一系列致命暴力事件后,美国人或许更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美国正在走向何方?这个长期被视为世界最稳定民主体系的国家到底多脆弱?文章称,当前的危险比连续暴力事件的叠加还要大。公益机构“南部贫困法律中心”今年2月指出:“过去半年来极端右翼势力进入政治主流的势头超过过去半个世纪。”该机构统计显示,美国有超过900个活跃的仇恨组织,这个数字还在增加。[点击详细]

骚乱背后的"白人心态"是特朗普执政的又一试金石

弗吉尼亚骚乱被广泛认为是特朗普执政的又一个试金石。弗吉尼亚骚乱与特朗普现象,其背后都有一种白人危机的心态。特朗普的支持票中,白人危机感赫然,对于特朗普的主体支持者,媒体形象地冠之以“老-白-男”的称号。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胜选是在某种程度上巧妙利用了白人对身份衰落的恐惧以及对少数族裔和移民的不满。美国统计局今年早些时候正式公布了2016年总统选举的投票数据,自1980年以来非西裔的黑人选民比例首次减少。在参加总统选举投票的选民中,非西裔白人超过70%,其中近六成投给特朗普;其他族裔占不到30%,其中投给特朗普的比例远远低于投给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比例,且差距较大。[点击详细]

种族问题如活火山 或将上演更多悲剧!

种族问题系统性存在 "争吵声"难变"交响曲"

美国通过《解放奴隶宣言》已有150多年,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已有50多年,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已完成8年白宫之路。但是,“黑与白”问题仍能轻易触动美国社会敏感神经。一方面,美国黑人,在教育、文化、就业等方面,频频遭遇不公平待遇,总体上黑人收入与白人的差距也越拉越大。另一方面,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白人就业情况不理想,许多白人劳工成为边缘人群。与此同时,大量移民涌入,被认为“抢走”了白人饭碗,引发不满。历经百年仍未消除的种族歧视与仇恨,与现实生活中经济层面的焦虑感融合,令美国的种族问题复杂又难解。这些情况得不到改变,“刺耳的争吵声”就很难变成马丁·路德·金所希望的“优美的交响曲”。[点击详细]

骚乱恐不是社会撕裂的高潮 而是更多悲剧的预演

美利坚大学教授、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全胜分析说,首先,骚乱反映出当下“美国分裂”的一个现状,分裂的不只是内政问题,如奥巴马医改,还包括社会、族群的分化。第二,骚乱反映出历史遗留下来的种族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包括纳粹主义等沉渣泛滥,呈现反历史潮流的态势。第三,从更深层次来说,围绕少数族裔和白人产生的是“身份认同”问题。从当年“五月花号”到现在,白人至上主义者坚持认为其白人传统才是美国建国的底蕴和根源。《纽约客》网站13日文章预言,弗吉尼亚骚乱,是今后更多同样悲剧的预演。[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沈冰洁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