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VOL1048

库区闹独立!引爆中东"新火药桶"?

编辑的话Introduction

定于9月25日举行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独立公投已经开始,尽管库区领导人多次表示,公投不会导致库区立刻宣布独立建国,但国际社会对于公投结果是否会引发局部冲突或更大规模的连锁反应仍忧心忡忡。分析人士则认为,这更接近一场“政治秀”,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独立公投只是库尔德民族走向“建国”尝试的第一步,其未来道路不会平坦。由于库尔德问题牵涉中东地区多个国家,公投将给错综复杂的地区形势增添新的变数,可能带来动荡乃至战乱。

独立 or 统一?伊拉克库区举行独立公投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独立公投开始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独立公投25日举行,设在公投地区的各投票站于当地时间上午8时正式开放。根据库区此前公布的计划,参加此次公投的地区不限于库区下辖的埃尔比勒、苏莱曼尼亚和杜胡克三省,还包括那些目前由库尔德人控制、但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存在管辖权争议的地区。在埃尔比勒市内的汉谟拉比小学投票站,记者看到人们陆续来到这里投票。有选民表示,他们担心公投可能破坏库区的稳定局面。媒体人贾迈勒告诉记者,他不希望公投破坏库区的稳定和发展。“我和妻子都会抵制,这就是我们的立场。”他说。库区公投最高委员会确定,公投投票时间为当地时间25日上午8时至下午6时。投票结果会在公投结束后数小时内公布。[点击详细]

公投前夕,伊中央政府和库区的对峙日趋严重

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于上世纪70年代获得自治权。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库区武装占领原属中央政府管辖的基尔库克等多个省份的大片地区。战后,伊中央政府无力进入库尔德人控制区,“争议地区”问题随即产生,是伊中央政府和库区间最主要的分歧之一。随着公投日期临近,双方在“争议地区”问题上的对立日趋严重。9月14日,伊国民议会宣布罢免支持公投的基尔库克省省长纳杰姆丁·卡里姆。库区主席巴尔扎尼回应说:“国民议会的决议切断了谈判道路。”同时,在部分“争议地区”,一些不太受中央政府约束的阿拉伯民兵同库尔德武装共同存在,引发外界对公投可能导致冲突的担忧。库区官员此前称,不会成为挑衅方,但受到攻击时定会反击。总理阿巴迪则表示,若公投导致伊拉克民众受到法律外的武力威胁,中央政府会“军事介入”。9月18日,在基尔库克市,反对公投的“土库曼阵线”下属武装同支持公投的库尔德青年发生冲突,造成1死3伤,公投前的紧张氛围进一步提升。由库区控制的基尔库克市警察随后宣布在当地实施宵禁。[点击详细]

四面楚歌!库尔德“独立梦”遭遇多方反对

美国担心独立公投可能不具有约束力

库区独立公投计划遭到了伊拉克中央政府、美国以及伊朗、土耳其等周边国家的异议和反对。出于在中东地区进行战略制衡的考虑,美国长期以来支持库尔德人。但美国国务卿蒂勒森8月11日也打电话给巴尔扎尼,要求库区推迟独立公投,与中央政府“通过对话”解决争端。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担心库区强行推动的独立公投可能不具有约束力,反而会转移对一些更紧要问题的注意力,包括打击“伊斯兰国”这一要务。[点击详细]

军演加空袭 伊朗、土耳其“动真格”

库区独立公投令伊拉克邻国伊朗和土耳其神经紧绷,他们担心伊拉克库尔德人谋求独立会为本国境内的库尔德人带来示范效应。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广播局24日报道,当天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西北边境的库尔德人区举行军事演习。炮兵、装甲兵和空降兵部队参加军演。伊朗国家电视台播放了演习山区出现爆炸和烟雾腾起的画面。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地面部队指挥官穆罕默德·帕克普尔说:“我们在这里举行军演,炮兵、装甲兵、无人机和突击队将协同参与。”土耳其军方也于23日在伊拉克北部加拉地区对库尔德工人党目标进行空袭。空袭行动摧毁了库尔德工人党的火炮发射阵地和掩体。土耳其议会23日通过一项议案,将该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实施跨境军事行动的授权期限延长一年。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土耳其针对伊库区独立公投采取的应对措施,旨在为政府实施跨境军事行动铺平道路。[点击详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库区独立问题始末

库尔德人认为自己有权建立一个独立国家

库尔德人总人口约3000万,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东南部、伊朗西北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东北部。其中,伊拉克库尔德人的自治权最大,其自治区主要包括埃尔比勒、苏莱曼尼亚和杜胡克三个省。按照伊拉克2005年通过的新宪法,库尔德自治区作为联邦单位实行自治,拥有议会、政府和军队,库尔德语同阿拉伯语一起被列为伊拉克官方语言。伊拉克总统也长期由库尔德人担任。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萨巴赫·谢赫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库尔德人认为自己有权建立一个独立国家,而公投将是实现未来独立的第一步,但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四国“挡了他们的道”。[点击详细]

矛盾增加、地盘扩张助推库区寻求独立的欲求

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以后,库尔德人一开始认为他们可以通过权力分享协议留在联邦政府内,但后来形势的发展却让他们又萌生了独立的念头。在伊拉克前任总理马利基任内,中央政府与库区在石油收入分配等问题上矛盾尖锐。马利基政府削减了对库尔德人的财政拨款预算,并对库区实施了经济制裁。伊拉克现任总理阿巴迪2014年上台后,这些矛盾并没有得到解决。此外,2014年,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在内的北方大片领土落入“伊斯兰国”手中,政府军节节败退,库尔德人的武装组织成为抵抗极端分子的坚定力量,并首次控制了库区之外本来与中央政府存在争议的很多地区,比如石油资源丰富的基尔库克等,他们希望将这些地区并入库区。地盘的扩张强化了库尔德人的政治和经济主张,也助推了库区摆脱中央政府控制、寻求独立的欲求。今年6月,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主席巴尔扎尼宣布,将于9月25日就自治区独立问题举行公投。[点击详细]

走"政治钢丝"? 库区独立或打开"潘多拉魔盒"

库区独立公投更接近一场“政治秀”

分析人士认为,即将举行的库区独立公投更接近一场“政治秀”,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质意义。库尔德人很清楚,如果公投实施,通过几乎毫无悬念。但他们也知道,鉴于目前国际社会的反对,独立建国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落实并不现实。无论如何分隔,都不可能改变库区在地缘上的现实——被坚决反对其独立的国家环绕,也很难在动荡复杂的地区局势中独善其身。周边国家恐怕会采取一切必要手段阻止库区独立,使其希望通过独立达成的目标化为泡影。[点击详细]

伊拉克库区独立或引发中东连锁反应

首先,公投将进一步冲击中东地区脆弱的政治版图。一旦伊拉克库区真正独立,不仅加速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境内库尔德人寻求独立的步伐,而且进一步削弱中东地区其他多民族、多教派国家民众的国家认同感。其次,公投将进一步加剧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可能让遭受挫败的恐怖和极端势力卷土重来。再次,公投将进一步激化库区内部派系矛盾。对于伊拉克库尔德人来说,强行举行独立公投未必符合他们的长期利益,更可能打开“潘多拉魔盒”,恶化库区和中东局势,这也是国际社会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沈冰洁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