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VOL1061

呼之欲出!下任美联储主席之位将花落谁家?

编辑的话 Introduc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月23日表示,他已“非常接近”就下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人选作出决定。从目前美国媒体和专家分析来看,美联储理事杰罗姆·鲍威尔和斯坦福大学教授约翰·泰勒搭档担任下届美联储“一、二把手”的猜想正受到热议。而现任主席耶伦也存在连任可能。由于这个任命会对美国资本市场、货币政策以及经济走势产生深远影响,因此市场和学界都在翘首以待主席之位花落谁家。

新主席争夺战开打 市场翘首以待

美联储现任主席将结束任期 新主席争夺战开打

新加坡《联合早报》10日刊发社论称,现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耶伦的任期将在2018年到期,尽管还有四个月的时间,美联储主席争夺战已经开打。而一直对下一任主席人选三缄其口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终于在上月底透露,将在“未来两三周”给出答案。眼下,市场正对下一任主席翘首以待,因为这将对美国资本市场、货币政策以及经济走势产生深远影响。[点击详细]

美联储新主席首要任务:确保美国经济继续复苏

自2015年12月启动本轮加息周期以来,美联储已加息四次,并开启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以逐步退出金融危机后出台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如何执行后续加息和“缩表”计划、完成货币政策正常化,同时确保美国经济继续复苏,是下届美联储主席面临的首要任务。分析人士指出,提名下届美联储主席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个重要决定,因为这不仅直接关系到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和特朗普的执政前途,也会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深远影响。[点击详细]

竞争激烈 目前的热门人选都有谁?

最终候选人有三位

美联储现任主席耶伦的首个四年任期即将在2018年2月结束。对于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究竟会花落谁家,此前包括耶伦本人在内曾有5-6名有实力的候选人,包括美联储理事鲍威尔、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泰勒、耶伦以及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科恩和前美联储理事凯文·沃什。10月20日,特朗普称仍需更多时间来对此问题进行斟酌。不过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三位最终人选为耶伦、泰勒和鲍威尔。[点击详细]

特朗普或考虑让鲍威尔和泰勒接任美联储正副主席

据外媒报道,特朗普正在考虑提名美联储理事鲍威尔和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泰勒担任美联储的两个最高职位,希望借此给市场吃定心丸,并安抚保守派对于改变的渴求。鲍威尔是一位言辞缓和的中间派,他支持耶伦循序渐进加息的立场。因此报道认为,如果选择鲍威尔担任下任美联储主席,将保证货币政策的连贯性,这正是投资者所希望的。而如果泰勒进入美联储,保守派共和党人将会觉得颜面有光,他们认为耶伦任内的货币政策太宽松。泰勒则在21日波士顿联储一次会议上予以反驳,称他支持灵活实施政策规则,不希望束缚美联储的手脚,也并非暗示他这一立场是出于对货币政策制定者的不信任。同时,外界担心鲍威尔和泰勒都加入美联储,可能向市场传递令人困惑的信号。特朗普是否想要大幅改变美联储的方向,这一点还不明朗。[点击详细]

美联储主席:一份时代性极强的工作

近年来美联储主席任期越来越短

回溯到1936年,从美联储首任主席伊寇斯开始算起,迄今为止的9任美联储主席中,任期超过10年的只有三位:首任主席伊寇斯(在任12年)、第三任主席马丁(在任19年)和第七任主席格林斯潘(在任19年)。其余6任主席任期短则一届,最多也就是连任一届而已。继格林斯潘之后,美联储不仅主席人选开始“难产”,任期也越来越短。四年前,连任两届的伯南克选择离去,耶伦和萨默斯的较量也直到最后一刻才见分晓。[点击详细]

二战后的经济周期和美联储主席任期稳定性几乎完美契合

一位央行行长的著作中有这样一句话,大意是:央行行长这份工作时代性极强,一位央行行长的成就和他所服务的时代之间,我们很难判断究竟是他成就了这个时代,还是这个时代造就了他。抛开因果关系不论,这句话套用在美联储历任主席的身上其实非常合适,二战后的经济周期和美联储主席任期稳定性几乎完美契合。马丁和格林斯潘的任期正好对应了二战后经济发展最平稳和最有效率的两段时期,他们的市场声望都在任期内达到了职业生涯的最高峰。这种相关性解释起来也顺理成章:经济繁荣惠及每一个人,市场参与各方都能得利,对央行行长人选自然容易达成一致。从2007年至今,次贷危机给全球带来的冲击和改变还在不断演变。成功遏制危机的伯南克,因其超常规的货币政策主张,一度被市场戏谑为“直升机大本”(他号称危机中可“用直升机向民众撒钱”)。继任者耶伦在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道路上也是谨慎有加。那为何这两位美联储主席的市场争议还是如此之大?无他,经济衰退和复苏期间人心思变,仅此而已。[点击详细]

前景不明 新主席面临重重挑战!

挑战一:持续低迷的通胀率

在耶伦的领导下,美联储已经稳步走上货币政策正常化轨道。耶伦已经为后任美联储主席设立好较为清晰的政策路径:继续加息,并缩减资产负债表。未来的美联储主席是否会沿着耶伦设定的政策路径前进尚不清楚,但是他们将面临同样的挑战——持续低迷的通胀率。自2012年以来,美联储的主要货币政策目标之一——通胀率,一直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未来美联储主席对通胀率前景的判断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美联储未来加息以及缩表的节奏。[点击详细]

挑战二:美联储是否有足够的政策工具应对新一轮危机

由于美国劳动生产率和通胀持续低迷,美国长期中性利率水平已经有所下降。根据美联储官员9月份的预测,美国长期中性利率水平仅为2.8%。这意味着,在遭遇新的危机时,美联储的降息空间将大幅降低。耶伦在近期的美联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于长期中性利率下降压缩了降息空间,因此量化宽松和前瞻指引仍有可能成为未来应对危机的货币政策工具之一。不过她也强调,使用何种政策工具来应对危机将取决于未来的美联储领导人。高盛高级战略师艾莉森·内森表示,如果美联储的人事变动影响到投资者对通胀走势、美联储加息以及缩表节奏的判断,这将有可能对市场带来冲击。[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沈冰洁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